冰雪

造化之祖 第十六章:切石

2019-09-12 11:23: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造化之祖 第十六章:切石

但是,穆宁转念一想,便是察觉到老者话语中蕴含的意思,

这老者方才在说“究竟是什么”,而不是在问里面究竟有沒有元石,

“奇怪,初石之中,要么有元石,要么沒有,就是一块石头疙瘩,这老头怎么感觉神经兮兮的,再说了,这么痴迷这块石头,直接买下來,切开不就可以了,”

穆宁暗自撇嘴,旋即再次观察起这块石头,

沒有动用神念,他只是以肉眼观看着,半响后,他禁不住摇摇头,

怎么看,都感觉像是一块破石头……

“唉,这么一块初石,标价五十万元币,跟抢钱沒什么差别,”

方浩走到穆宁身旁,愤愤的低语,他为了积攒钱财,都耗费了许久时间,但真正有钱之人,却能够随意买下一块石头,用以助兴,

毕竟,切石的那一瞬间,是极为令人心颤的,

若是其内沒有元石,心情自然如同掉下了悬崖,难受不已,而若是有,自然会欣喜不已,

“在蕴星城石坊的那次,若非是我动用了神念,只怕是一块元石都切不出,更别提大赚一笔了,”

嘴角上翘,穆宁动用神念,顿时,前方水池中,被元气滋润着的石头,便被他洞察于脑海中,

“里面沒有元石……”

穆宁眯起眼睛,旋即收回了神念,嘴角的笑意抿起,

“怎么了,穆兄,你是想要出手将其买下,”

方浩一脸兴奋的神色,搓着手,双目放光,

而他的心中,更是想要看看,穆宁究竟是否有这个财力,如他自己说的那般,不将五十万元币放在眼中,

穆宁挑眉:“我又不傻,这块石头虽然看起來不凡,但其内有元石的几率太小,我可不愿做那个冤大头,”

他看到身旁的老者在愣愣的看着他,不由得开口疑惑道:“老人家,这块石头,在你眼中看來,是非常的不凡,可是我却难以察觉,而且,据我多次切石的经验看來,里面似乎并无元石……”

他沒有什么经验,完全是依靠神念,

老者轻轻摇头:“元石……地下的元矿中,掩埋的可不全是元石啊,”

说罢,他轻轻摇头,不再搭理穆宁,依旧看着水池内这块石头,愣愣出神,

穆宁疑惑,再次瞅了瞅,只得摇头离开,

元城势力强大,据说这里的大家族,都掌握着元矿,可谓是富的流油,

因此,这里的石坊,规模比之蕴星城,要大了许多,

三人继续转着,不多时,一位身着白衣的侍女走上前來,恭声问道:“这位公子,可是要选取合适的初石,”

穆宁正待开口,却忽的有道挑衅般的声音从一旁响起,

“他们几个穷鬼,可都是攒着钱,想要去使用传送阵纹呢,哪里会有钱财花费在这地方,”

话说完时,人也已经走到了眼前,是一个穿着黄衣的青年男子,以及他的同伴,先前那个青衫男子,也在其中,

“你……”

方浩气急,对方三番五次的挑衅,可偏偏自己实力不如人,而且对方说的沒错,自己攒下的元币,并不能浪费在这里,

罢了,让他们讲吧,不过是一些面子罢了,丢了也就丢了吧,

方浩心头悲哀,但穆宁可不打算如此做,他淡淡的瞥了这些人一眼,眸子中的嘲弄之色一表无疑,而后朝着白衣侍女开口道:“的确如此,我看上了几块初石,”

“是,”

白衣侍女轻笑,她看出了几人之间的矛盾,却并不说什么,只是恭敬的走在穆宁身后,

“这……穆兄,这恐怕不太好吧,我知道你身家丰厚,可这里的初石,动辄也需要十万元币,万一失手几次,记得身家可就被你败光了啊,”

方浩走在穆宁身旁,不停的低语,希望穆宁能够放弃,

说來也奇怪,先前穆宁沒有打算买下那块水池中围着的石头时,方浩心头还充满着失落,但如今穆宁真的打算切石,方浩又开始患得患失起來,

“无妨,你且看我,”

穆宁淡笑道:“來,就这块,”

他的手指头随意的一扬,指着不远处的一块石头,

“卧槽,这么随意,看起來是随便选的……”

方浩心头苦闷,而他看去时,也是猛地一呆,

那块初石,被摆放在一根黑色石台上,并不算大,约有两尺高低,其价格,却是达到了十三万元币,

“这……不太好吧,穆兄,要不要再看看,”

方浩小心的提醒道,但穆宁却是轻笑,朝那白衣侍女道:“就它了,”

“是,”

侍女抿嘴轻笑,旋即,叫來一人,将这块初石抬走,

穆宁几人跟上,

切石之地,有专门的解石之人等候,手中执着一把精细小刀,正在悠闲的等待,

“这位公子,请您先付款,”

白衣侍女眉角带笑,双手捧着一个银色玉盘,防至穆宁身前,穆宁挥手,十三万元币将之堆满,

解石之人见状,正欲动手,但穆宁挥手,将那块初石和精细小刀拿在手中,

“好快的速度,”

先前,那名嘲讽过穆宁的青衫男子心头暗道,而后,他不禁疑惑:这小子,难不成想要自己切石,

这个想法刚刚升到脑海中,他还沒來得及开口说话,便禁不住瞪大了眼睛,

那柄精细小刀,在穆宁的手中,如同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带有了生命,正在上下翻飞着,

而且,他的手腕并未动弹,一直维持着恒定的姿势,但那被他放在另一个手上的初石,却如同被抽丝剥茧一般,逐渐退去了表面的石皮,露出了其内蕴含的元石,

他们惊愕的看着这一幕,说不出话來,而那先前被穆宁抢走了精细小刀的解石人,心头也沒有了丝毫的不满,

若是自己切,的确不如这少年人,万一切毁了,倒还真的砸了自己的名声,

片刻过后,一块比人头大了那么一下的元石,出现在了穆宁的手中,它通体洁白,沒有一丝的瑕疵,散发着丝丝元气,静静躺在那里,

“这……赚了,”

方浩经历了先前的震惊之后,心头便涌上了欣喜,尽管,这块元石并不是自己的,但能够看到穆宁赚到,他心头依旧闪烁着浓浓的喜悦,

与他相对应的,则是那几名出言讽刺的人,一个个面色难堪,

“恭喜这位公子,赌涨了,”

依旧是那位白衣侍女,眼中也带着些许惊讶,但却不如方浩等人这般失神,

毕竟,她在此工作,每日见到大量有钱人來此消遣,或有赌涨,或是赌垮,早已经见怪不怪,

“公子真是好眼力,这一次,不但能够将先前拿出的元币悉数拿回去,还能得到许多,”

她轻笑着开口,引着穆宁前去兑换,

不多时,两人折返,穆宁嘴角挂着笑意,

这一块元石,他兑换到了二十八万元币,小赚了十五万元币,

“公子可还要继续,”

“当然要继续,”

穆宁淡淡笑着,在石坊之中四处走动,不时的停下,眼神眯起,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初石,一副认真观察,细细思索的模样,

而一到这个时候,跟着他的几人,皆是会屏息凝神,害怕自己一个呼吸重了,会惊扰到他,

“你们放心,我敢打赌,那小子先前绝对是走运,这次绝对沒有这么好的运气,”

那群开言讽刺的青年人亦是跟着,想要看穆宁出丑,

结果

,穆宁再一次切开一枚自己选取的初石之后,又一次让他们惊愕的合不拢嘴,

“这块初石,单单是价格,便有三十万元币,有两尺高低,”

“居然,里面还有着元石,”

“他的运气怎么这么好,”

这次,穆宁切开了自己所选的初石,精细的刀法让他们欣赏的同时,石皮下露出的元石,更是让他们心神震动,

“恭喜公子,再一次赌涨了,”

这一次,即便是白衣侍女,都禁不住开始惊愕起來,

毕竟,能够一日之内连切两次,而且两次皆切出了元石的,可是极为少见的,而眼前这位公子,竟然真的做到了,

“公子,这块元石体型巨大,而且切出之时沒有丝毫的破损,我们石坊,打算以一百万元币的价格交换,”

一百万元币,

方浩在一旁,被这个数字震的晕了晕,一手扶住穆宁,一手捂着自己的额头,

自己累死累活,花了一年时间,才积攒了五十万元币,而到了这小子这里,竟然还沒用半个时辰,

“难不成你就是那种传说之中气运爆棚的家伙,”

方浩禁不住低语,旋即,扫了一眼那几个惹人厌恶的家伙,颇为自得的哼了一声后,撇过头不再看他们,

至于彩儿,早已经对穆宁钦慕,丝毫不怀疑穆宁的判断,这些人先前说穆宁运气好,彩儿可不这么认为,

倒是那白衣女子口中说的眼光好,深得彩儿的认同,

一百万元币到手,穆宁心头也是舒爽无比,他带着彩儿四处走着,不多时,竟是再次走回了先前,那座水池旁,

“咦,那老者怎么不见了,”

穆宁疑惑,那先前一直在这里喃喃低语的老者,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招手,让一位一直站在旁边的女子过來,穆宁问道:“先前在这里盯着这块石头发呆的老者,什么时候走的,”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孩子不爱吃饭
剖宫产术后上腹胀嗳气
老年人厌食症的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