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诸神之国第162章坠落

2020-01-25 07:11: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诸神之国 第162章 坠落

淅淅沥沥的小雨细碎地打在了吕烈的头上、肩膀上,浑身上下每一寸肌骨都是湿乎乎的,和衣服团团黏在一起。不过他并不觉得难受,因为他能感受到,暖洋洋的光线落在自己的身上。天晴了,自己很会很快被晒干。

自那噩梦般的巨人和它带来的狂风暴雨一起退去之后,又过了整整一天一夜,吕烈和杨威、食人枭等人就像是三条垂死的鱼一般,悬挂在青铜壁的半空之中,再也没有一点点力气向上爬一寸,也没有一点点力气下树。

他们于静寂中等待着死亡,相互凝望着彼此,连说一句俏皮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直到他们就连保持住自己高度的力气都没有了。吕烈最先松的手,唯一维系着他的绳子在此刻也断掉了。他开始不断向下坠,向下坠,坠入了脚下无尽的深渊和黑暗之中。

他以为自己这一次死定了。

但是他没有。

在他彻底离开这个一万米的世界,坠入底下,坠回朱石镇之前,青铜壁附近一块延伸出来,平滑、巨大的祭坛懒腰截住了他。吕烈整个人重重地摔在了那块突兀地从青铜壁上延伸出来的祭坛之上,他的脸首先和那祭坛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冰冷,粗糙。吕烈清晰地听见了自己骨头碎掉的声音,无数血从他的后脑勺飞溅了出来,瞬间将他眼前的一切染成了红色。在临死之前,他长开嘴,想要大声叫喊什么,但是温润的液体很快严严实实堵住了他的嗓子,将他那最后一声呐喊都化作了无声的奢望,严严实实堵在了他的嘴里。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死了。

“这……就是死了的感觉吗?”

吕烈瞪大了眼睛,呆呆地横躺在这块巨大的祭坛之上,心中想到。

可是他的意识并没有消失,他眼前的一切景象也没有消失。他只是保持着平躺在这祭坛之上的姿势,慢慢流着鲜血。

砰、砰。

他的身后,左侧方,先后传来了两声闷哼。

按照吕烈现在这个姿势,他看不到身后的情景,也没有办法扭过脖子,去看看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就算不用看,光凭想,就能想象出来,大约是杨威和那该死的食人枭也掉了下来。

“他们也死了吗……”

吕烈在心中盘算着。他开始感觉到事情有一些不太对劲,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可是,除了自己的身子不能动弹,除了身上的血液还在不住向四周蔓延,似乎和活着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啊。天空中一粒粒雨打到自己脊背上的冰冷感仍然能够感受到,自己胸腔的鲜血流过脸庞时的余温,仍然感受到……

吕烈忽然觉得很困。

他需要好好睡一觉……

搞不好,又是一个梦境。这些奇怪的事情,就能睡醒之后再仔细思考吧……

……

等吕烈再次醒来、或者说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又是一个明亮的早晨。自己不知道沉睡了多久,巨人尧和他带来的狂风暴雨也已经消失了,只剩下萌萌点点的小雨,仍然像是不甘心般轻轻捶打在自己的身上。

太阳出来了啊。

地上的血也已经干了大半了。

吕烈想要翻个身,可是他悲哀地发现,自己仍然处于“死亡”状态。就这么平平地躺在青铜壁上的祭坛上,一动也不能动。

“妈的,老子不会就这么一辈子躺在这鬼一般的祭坛上,躺到世界末日吧?……”

“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现在才稍微能够了解一点树妖姥姥的痛苦……”

“不对,树妖姥姥那时候可比我舒服多了。她只是不能移动罢了,还有这么多小树枝可以操纵,这么多冒险家供她玩……哪像老子,现在就连眨一下眼睛都是奢望……”

吕烈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反正他现在是“真死人”,也无所谓浪费不浪费时间了。

就在吕烈以为自己要维持这副样子,很久的时候。在他的不远处,忽然几个什么东西也一起落在了青铜祭坛上,紧接着,紧密、微小的震动向他移动了过来。

“妈的,好像有人向老子走过来了!”

凭借着自己的耳朵紧贴在祭坛上这一优势,吕烈立刻判断除了那声源的来源。他心中暗暗叫苦道,也不知道来者是敌是友,甚至是不是人。而现在自己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就算对方想对自己做什么,自己都没法反抗!

只祈求……来的那几个人没有什么食尸癖、恋尸癖之类的恐怖爱好吧!

对方在这祭坛之上突然看到三具尸体,就算是此刻一脚将自己这具“尸体”踹下深渊,吕烈也无话可说,只好认命了。

忽然,吕烈想到,此刻的自己还处于这副不死不活的模样,也不知道落到他附近的杨威、食人枭两人,现在是什么状态。是不是也像自己一般,身体是死的,却有活人的意识?

若是这样,那便好玩了。无论这几个先来祭坛上的家伙想做什么,他们也一定会对距离想对他们比较近的食人枭等人出手。真不知道一生杀人无数,煞气冲天的食人枭也会有落入他人之手,任人摆弄的境地,此刻的他心中会是什么想法?

只是还未等吕烈胡思乱想多久,一个窃窃的女声就从他的后方传了过来:“呀……叔,你看,又有几个冒险家,掉入这续命坛上面来了。”

续命坛?便是此刻自己呆着的这祭坛的名字?真是好奇怪的名字。

还未等吕烈多想,他的左后方,一个男声又瓮声瓮气道:“嗯……一个老头、一个中年汉子,一个年轻人……也不知道说他们运气好还是不好了。这青铜壁这么大,他们不死不活,偏偏都落到了这一处的续命坛上……”

那女声变得有些焦急起来:“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帮帮他们吧。”

那个“大叔”的声音变得有些无奈起来:“就算是续命坛,他们现在伤的这般重,已经和活死人无异了,怎么救得活啊……好吧好吧,我知道了,阿白。就先把他们带回去吧。”

鄂州市妇幼保健院
黄山市中医医院
北海有没有癫痫病医院
江苏白斑病十佳医院
河源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