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十界主宰 第422章 示警与孤行

2020-01-16 20:31: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十界主宰 第422章 示警与孤行

这一声倒没有多少威势,声音也根本不大,但是居然无视叶飞施下的遮掩禁制,直接传了进来。

乌白一听此言,面色微微一滞,旋即难看起来。

“烂陀寺?传道书院?以前根本没听过啊!应该不是什么了不得大势力,只是叶飞他……”

此刻的叶飞状态可是非常糟糕的,外面之人,虽然语气平和,但是无声无息就能寻到这里,窥破遮掩禁制,恐怕来意不善啊!

“烂陀寺我知道,应该不是坏人!”

秋香在虚元之界待了大半年,自然很清楚那地方一直都是烂陀寺看守的。

也不知怎么回事,她一听到外面人说出烂陀寺弟子的身份,就没来由的生出了一丝好感,似乎可以信赖!

乌白目光凝望而来,只看了一眼,立时咯噔一下,最后目光凝在了秋香额头上的金色莲影上。

“金禅莲种?难不成外面之人是为了金禅莲种而来?”

这是他下意识就想到的解释,秋香身中金禅莲种,若是不能及时破解,日后必然会皈依佛门。

虽然未必是成为佛门弟子,但是对于佛门崇敬和敬仰,那是免不了的。

对方此刻神态,似乎已经有一些苗头了!

“是不是坏人,我俩都不可能放他进来。叶飞施下的禁制,反正我是没能力撤下的!”

乌白摇了摇头,他不想多说什么了。

然而他此言刚落,外面的声音再次响起,“叶施主,小僧这次来有要事相告,请恕小僧失礼,这就闯进来了!”

如此一言敢传进来,四周遮掩的禁制光幕赫然一阵晃荡,一道呼啸雷音,轰击而来。

“雷狮震吼!”

“咔擦”一声,禁制破碎,四周山谷,渐渐浮现而出。一位清秀的白面僧人,手捧玄铁罗盘,就站在一处小山头上。

乌白见得此景,脸色大变。而秋香此刻,也略微有些清醒,觉得这一幕有些不妥。然而鬼使神差,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走下战车,对着小山头上的白面僧人凝声道:

“大师!飞少修行出了岔子,还请你施以援手!”

修禅原本目光凝在符文战车的叶飞身上,此刻微微瞥了秋香一样,当其看到秋香额头的金色莲影之时,神色大骇!

“这……这难道是……”

他张大了嘴巴,似乎认出了这金色莲影,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

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一个踏步,走到秋香面前,微微躬身道:

“这位女施主,你是我佛门有缘人。你的事,小僧万死不辞!”

他终究还是未曾叫破金禅莲种的来历,或许是不知道。不过就算如此,他对这东西,也足够肃然与慎重。

秋香听闻此言,大喜过望,连忙侧身,邀请修禅登上符文战车,出手“解救”叶飞。

然而,目睹此景的乌白,神色却是难看之极!叶飞最担心的金禅莲种,居然已经开始发挥功效。偏偏叶飞此刻还不清醒,真正危急到了极致!

“你不能过来!”

无可奈何之下,乌白挡在了修禅面前。尽管他修为已废,但是胆魄还在。眼前这位佛门年轻人,虽然已经有了开元境后期的实力,不过可不放在乌白眼里。

“你是妖?怎么气息如此寻常,看来曾经遭逢过某些变故啊!”

修禅看出了乌白的古怪,有些诧异。不过随后神色一缓,道:

“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坏人。这次之所以冒昧前来,是有要事相告叶飞。如今他状态似乎有些不好,小僧恰好精通一门功法,顺气调息,可助他克制魔障,恢复清明!”

他神色平静,带着那么一丝谦和,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就算是乌白,此刻也觉得对方没什么恶意,似乎可以信任!

情不自禁地,乌白移开身形。修禅微微点了点头,走到叶飞身前。

威严禁制隔绝,叶飞身周封锁的严严实实,宛若一处独立空间。

“这禁制有些复杂,看来他之前就知道自己修行会有些问题,害怕波及你二人,才将如此禁制,封锁周身!”

修禅将身周捧着的玄铁罗盘微微一抛,旋转而出,最后落在叶飞头顶虚空,镇压在叶飞周身禁制上!

“阿弥陀佛!”

又一声佛叹,他盘膝坐下,旋即嘴里念念有词,吟诵起了佛经来。

玄铁罗盘自行旋转,其上金光涌现,抛洒而下,化作丝丝缕缕,将这片空间彻底笼罩,化作一只金色光茧。

金光越来越密集,渐渐多了一丝威压。那光茧也彻底凝形,宛若实体,此刻看起来,好似某种上古异兽之卵,正待破茧而出!

“这般功法,我似乎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不远处的乌白,喃喃低语,皱眉凝神,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而且身侧的秋香,目光却是紧紧盯在那金茧之上。其额头的金色莲影,微微有些晃动。玄铁罗盘抛洒下的金色霞光,分明有一丝逸散攒聚而来!

一个时辰之后金色光茧上一阵震动,一道道裂纹攒射而出。真的就好似某种异兽藏于其间,此刻要破茧而出。

“砰!”

金茧炸裂而开,万道金光抛洒,充斥整片山谷!

修禅站起身来,单手一挥,想将那玄铁罗盘收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金光之内,却是伸出一只手,抢先抓住了玄铁罗盘,“你是烂陀寺什么人?谁让你来这里的!”

金光退散,叶飞身形显露。原本体表苍老的模样,已然恢复,死生源力“反噬”似乎已经被控制住了。

但是此刻的他,一脸阴沉,看着眼前的白面僧人,尽是敌意!

修禅神色一凝,觉得有些古怪。这时候,秋香走了过来,一把拉住叶飞,解释道:

“飞少,你刚才状态有些糟糕,要不是这位大师出手的话,恐怕后果……”

话才说一半,叶飞就挥了挥手,打断了她,“行了!我是什么状况,我非常清楚!”

秋香神色一凛,只觉得叶飞此言有那么一丝斥责之意,还有一些不耐烦,陡然地觉得有些委屈!

然而叶飞对此,却是没有丝毫察觉,反而一脸不善地冲着修禅道:

“我不管你刚才做了什么,此刻都必须给我交待,否则……”

他说到这里,神色一狞,周身煞力澎湃,死生源力,翻卷而出。墨绿光华,以一种和之前截然不同的状态,彻底凝形。化作一道甲胄,护持在他身周。

以生死为屏,化作铠甲。除非是绝对的实力碾压叶飞,否则一般人,定然突不破生死屏障,奈何他不得。

不单单只有这么一道甲胄,叶飞的气息也全然不同了。原本神魂体魄泾渭分明,武道符道修为,尽皆可以被感知。

但是这一刻,却是凝为一体。只能隐隐约约感觉得出,有开元境中后期修为,至于具体状态,却是难以窥视分毫。

修禅神色一愣,一脸吃惊。不过随后,他就平静下来,温蔼笑道:

“我是烂陀寺弟子,如今和你一样,也在万圣山修行。小僧修禅,武道书院秘灵殿首席弟子!”

他自报家门,有关自己的身份,说得非常清楚。随后,也不待叶飞回应,立时神色一凛,皱着眉头道:

“家师前不久将那玄铁罗盘托人送来,让我务必找到你,告诉你一件怪事――”

这一声,他拖得很长,显然这件怪事不同寻常,他也是苦思冥想很久!

“你师傅应该就是烂陀寺住持吧!我和他有过两面之缘。你有什么事直说,不必吞吞吐吐!”

叶飞神色倒是没有多少变化,还是一脸戒备。

他隐匿于此,对方不声不响地就找上门来。任何人遭遇这等事情,都绝对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加上秋香身中金禅莲种,在信仰上,几乎已经是没了自由。

他已然对佛宗之人,没有任何好感。

修禅虽然不清楚叶飞此刻的想法,不过对方不善神情,还是看了出来。他倒是也没多想,想了一想,沉声道:

“此次龙象王朝年轻一辈跨界试炼,原本各大宗门约定,长老一辈,只有护卫之责,绝不会插手。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龙象王朝有些势力武尊长老,几乎是倾巢出动,而其他实力,却是不管不问!”

“相应的,另外一些势力,甚至只来了三两个最末流的长老,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一次试炼行动!”

此言刚落,一片疑云在叶飞眉头凝聚,“如此古怪,这和之前既定策略全然不一样。而且我根本想不出任何可能,来解释这等事情!”

“哦?对了!圣武殿堂龙象分殿,可有什么消息?”

叶飞只是随口而提,但是修禅这里,眉头一跳,摇头道:

“龙象圣殿之人,最近齐齐都离开了龙象王朝,冲着龙象王朝四周边境的一些分殿聚集!”

“什么!你确定?这是何等意思?”

叶飞神色一惊,直接叫出声来。他面色几番变化,最后摇头叹气,又道:

“龙象王朝要变天了,圣殿如此举动,只能是一种可能。防止其他王朝势力干涉龙象,保证龙象王朝之事,在龙象王朝内部解决!”

此言一落,却是轮到修禅震惊了,他没想到如此消息,叶飞居然会这般解读。不过只略微想了一想,他就明白过来。

“那现在该怎么办?这一次跨界试炼,很可能发生惊天变故!我等若是深陷局中,恐怕……”

叶飞略微看了修禅一眼,旋即淡漠道:“龙象王朝变天,和我没什么关系。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走吧!替我谢谢你师尊,这消息于我虽然没什么作用,不过还是感谢他!”

冷冷言辞一落,叶飞将那玄铁罗盘轻轻一推,送到修禅身前。其上微妙劲力爆发,恰好将修禅推离了符文战车。

对方来此告知消息,分明有示警之意。但是叶飞却半分也不领情,一意孤行!

轰鸣一声,符文战车腾空而起,冲着远方****而去!

翠峦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西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莱芜牛皮癣医院
癫痫病医院徐州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