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苍生可逆 第73章-迷茫

2019-10-12 23:59: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生可逆 第73章:迷茫

“妈的,砍死他。”

“老子才他妈不怕死呢,你们准备好脑袋吧!”

“老子怕的东西确实不少,但是现在什么也不怕。来,战啊!”

……

“轰…呲…哐”

各种吵闹、谩骂、兵器碰撞的声音不断的冲击着王桢的听觉神经,就在此刻,倒身于地上的王桢突然睁开了双眼,此时他感觉自己的状态格外的良好,不仅是身体方面的,就连精神上也是如此。

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王桢不禁感觉有些迷茫了,似乎那些人和事都太不切合实际了,但是那一切给他的感觉又是那样的真实。

就当他慢慢的开始回忆那些人和事的时候,他却意外的发现似乎那些刚刚经历的东西都被抹去了一样,好像就从来没有发生过那些一样,似乎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美美的睡了一觉。

不知不觉间,那一段记忆已经成了一片空白,发生过的所有都已经不在他的脑海中闪现。

于是乎,在他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场景浮现于他的脑海之中:一个男孩儿手持匕首满脸鲜血,他诡异的笑着,手中的匕首不断的插入身下的那个人。虽然那人似乎已经死去,但是男孩儿依旧没有停下的样子。

那个男孩儿正是王桢自己,而被他用匕首杀死的那个人正是扬言要吃他心尖的王大仁。

“我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王桢双手抱住自己的头,他不想相信脑海中的那一幕是真的,但是他越不相信那一幕给他的感觉就越真实,真实到他都可以闻到那血腥的味道。

王桢静下心来,仔细的回忆着当初发生的一切。慢慢的,那当时发生的一幕幕如同放电影一般的在他的脑海里重现着,虽然他不知道当时的自己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但是他清楚的知道,那些绝对是自己亲身经历的,因为此刻王桢正在这间密室的一面镜子之中看着自己的样子,虽然脸上没有血迹,但是他的衣服上的血迹却是清晰存在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王桢似乎不情愿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这些都是真的,那个王大仁正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不行,我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王桢想要找到答案,于是他想到了冯封,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肯定是冯封爷爷把我带回来的,王桢清晰的记得自己在意识和身体都不受控制之前,他的脑海里响起过冯封的声音:杀了他。这一切绝对和冯封有关,对。

本着这一切都与冯封有关系的想法,王桢决定去找到冯封问个究竟。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才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咦?这是哪里?自己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抬起头,在这间密室的后墙上有着一幅画,是人物画,王桢大概的看了一眼,画上面大概有十余人。

哎,都什么时候了还去看画。想着这些,王桢便寻着出口而去。

此时,刚刚找到出口的王桢感到了一阵灼热的感觉,紧接着他全身的血液都跟着沸腾了起来,一时间一股微弱的力量自其丹田而起逐渐的扩散至全身。为什么説是微弱的力量呢,因为这股力量跟那外面弥漫的能量波动比起来实在是太弱了。

很快,那股灼烧的感觉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而那股在他身体里还未来的及三开的力量也逐渐的归于丹田之内,此时王桢清晰的感觉到在自己的丹田之中有着一个xiǎoxiǎo的气旋,那就是他刚刚凝聚而成的气穴。

虽然很奇怪,但王桢还有更重要的疑惑要找人解决

,所以这件xiǎo事也就很快的被他遗忘了。

终于走出了这间密室,门口的地下有着一片的漆黑,对此王桢并没有在意,当他抬眼望去的时候,眼前的一切给他带来了无与伦比的震撼之感,眼前的一切都在不断这冲击着这个孩子的视觉神经与心理承受底线。

原本普普通通的xiǎo院子此时如同修罗炼狱一般,地上遍布着尸体,他们的死法不一形态各异。尸体的周围散落着人体的各种零部件,断臂残肢随处可见,土地原本的颜色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满是鲜血的颜色,令人头皮发麻的血红之色。

这些可要比那个王大仁给王桢带来的震撼要大的多了,很难想象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年看到这样的一幕心中会生出怎样的感觉。此时的王桢正是如此,他心底所产生情绪可不是用简单的文字就能够描写出来的。

这是真的吗?为什么会这样?他一遍又一遍的在心底问着自己,他不愿意相信这些是真的,可是那刺鼻的血腥味又让他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即便在怎么不愿意相信,但事实仍旧是事实,它就摆在那里,任由你抱着什么的想法,它始终都不会改变一diǎn。

不仅是地上的惨状让王桢不忍直视,就连王桢一直认为和蔼的北辰威与萧凯两位师伯,现在也如同杀神一般疯狂的战斗着,他们的身上挂满了鲜血与碎肉,各种兵器与武技不要命的招呼在他们二人的身上,但二人却丝毫没有退缩,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他们做的只是战斗,单纯的战斗着。

人命在他们看来如同草芥一般,他们面无表情,招式凌厉。面对那些一心想要他们的命的人,他们也只有一个信念,收割对方的性命。

那就是自己向往的武者吗?此刻,王桢动摇了。

难道守护必定要面对杀戮吗?王桢十分的不解。

最开始,王桢的目的很单纯,他拜吕俊为师,想要通过修行不断变强最大的原因就是出于好奇,他一个未曾涉世的孩子对于一切都拥有着极强的求知欲,除此之外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完成他父亲的愿望,当年自己的父亲无缘武者,恐怕这一辈子都没有希望了,可以説自己是他意志的继承者。

説实话,在这两个原因之中,似乎求知欲更胜一筹。

随后在见识到了自己师父吕俊与那个魔族的战斗之后,王桢觉得自己想要成为武者的信念更加坚定了,因为他不想任人摆布,他有自己要保护的人,为了这些他的信念更加坚定。

随后吕策的失踪,使得王桢的这个信念胜过一切一切,他一定要成为武者,他要变强,他要拥有实力这样才能去保护自己身边的亲人与朋友,他不想经历分别,他不想一次次的无奈,只有自己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才能够保护自己的亲人朋友不受迫害,只有自己拥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够保证自己的路不被他人左右。

可是,在经历了王大仁事件和眼前的这一切后,王桢动摇了。难道守护就一定要建立在夺取他人性命的基础之上?难道为了自己所为的守护与信念就要去打破他人的守护与信念?

如果成为一名武者就是这样的话,那么就算自己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又能怎样呢?自己能够去夺走他人的生命,那么他人就不会有朝一日夺走自己的生命吗?自己所谓的守护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终究是一个人,不,更准确的説他只是一个孩子,他不是神。他不能为了自己而去欺负其他人,他不忍这样去做,他也不想要这样去做。

眼前的一切仍旧在发生着,鲜血、碎肉不断的飞溅,一条又一条的生命在不断的流逝着。无论王桢怎么想,他都改变不了这些。就在这样一个时间里,王桢思索着他要前进的方向,他的目光渐渐变的迷茫了。

如果他的这些想法被吕俊等人知道的话,也许他们的第一反应是笑,对,就是笑话王桢,他们会笑话王桢的天真。但随后他们也会欣慰,因为曾几何时,他们也拥有过这样一颗天真的心,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最后,他们会批评、锻炼王桢,因为如果一名武者在江湖上闯荡的时候还怀着一颗这样的心,那么他会死的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甚至于会被有心之人利用这些坐下一些不可挽回的错事。

多年后的某个时候,王桢想起了今天的这次动摇,那时候他笑了。不过他并不是在笑自己的天真,而是在笑岁月的无情……

这一次是王桢慢慢长路中的第一次迷茫,但绝对不是最后一次,以后的路还很长,前面会发生什么都是不可预知的。

事实常常教育我们,在前进的方向错误之时,停下脚步就是进步。然而,王桢的路正的选错了吗?还是,他眼中的一切太过于片面了呢?

南京新协和医院手术多少钱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地方在哪
南京新协和医院需要多少钱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是哪级医院
南京新协和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