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是朵白莲花 你待在池子里啊出来老走动个毛线啊

2019-09-16 22:27: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其实很多时候白莲花这个东西真的不是大家所认为的那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玩意已经变成了贬义词了,白莲花是一种错误了,所以你懂的,但是真的有人是真真切切的白莲花,有的确实非常非常假的,比如下面这篇文章的你一定感兴趣的!

1

我最烦有的人说,人家就是白莲花了,然后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吃素样,惹得别人去怜爱。

是朵白莲花,你待在池子里啊,出来老走动个毛线啊。

认识一个女的,总是很清高的说自己是白莲花,然后装出一幅濯清涟而不妖的姿态,譬如你一旦跟哪个男人偶尔打情骂俏几下,她就会说:真是够了,人家可真不会这么下贱的。

其实谁不知道她365天,夜夜床上很繁忙,偶尔大姨妈来了,也不给自己的手指放个假,还好意思说别人下贱。

人在世上走,有干净的鞋底吗。请问,你出来的时候是腾空而起的么,你是孙悟空的孪生兄妹么,一根毫毛就可以绕开人间么。

既然大家都是凡人转世,就不要心存杀念,看不起人家那些因为日子过的艰辛,姿态比较低的人,你是有钱,但钱多只是因为你比别人更脏,没有之一。

我本来不想鄙视钱,但那些有点小钱,小姿色,小清高,就傲视群雄的人,并不把别人当正常人看待的低级货色,我突然觉得我一个喷子不够用。

2

有个朋友跟我说现在这女人,有点姿色怎么那么炸毛啊。

朋友说,她们公司跟另外一个公司有点业务上的关系,因为负责接洽那个女人刚好出差,公司里就派她和另外一个女人去接洽这项目。对方来的是公司的经理,身边带了一个女人,女人浓妆艳抹,除了让人惊悚的大红唇,还有点骚姿的步伐,说话小嘴一动一动的,一扭一扭的,如果不是拿着合同,以为洽谈的是:一秒让你速成妓女。

那女的开口,眼睫毛看都没有正眼看两个中年妇女,弹了一下手指上刚做的卡哇伊指甲:请问你们公司没有更像样的人才来洽谈了么。

两个中年妇女彼此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脾气暴躁地要骂人,另外一个拽住了她的衣角:你是又想招领导批了吧。

脾气好的这个同事语笑嫣然的说道:你是在合同上签字,又不是在人脸上。

那女的摆了个POS,座在会客厅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难怪你们公司越来越走下坡路,不注意形象,不注意人才的单位,倒闭是迟早的事情。

说着站起来,跟她身边的经理使个眼色,就走了。

走了就算了么,人家还把经理撂在一边,走上前来,跟这两个女的说道:记住,在职场上,我只跟和我匹配的人洽谈。

然后脚踩七彩祥云就走了。

两个女的站在原地蒙圈了,这大早上的招谁惹谁了,衣服也是新的,裙子也是新的,连口气都是新的,怎么就被人糟践成这样。此时,两个女的真的想抓把屎扔在那个女人的后脑勺。拽什么拽,也是凭着姿色才一路攀升,那点猫腻谁不知道,出来吓唬谁啊。

朋友回来气不打一处来,一直问我:你说女人有点姿色,就浪成那个求样啊。

这姿色啊,加了修养两字,她的整个香气就出来了。你一跟那种人计较你就没香气了,不过我也想雇人抓把屎扔在她奶上。

3

这个世界的嘴脸很多种,让你应接不暇。

有个女的K跟我说,她跟一个姐妹同时去了一房地产公司上班。

上班第一天,她的姐妹打扮的很时髦,她就是平时朴实的样子,她姐妹上班第一天,就跟公司的人套近乎,而且吹嘘自己老爸也干着公司,只是老爸为了磨练她,才让她出来上个班,磨练一下自己,自己赚钱不赚钱无所谓。

别人买名牌包跟衣服,她吃土,借钱都要去买,为了在公司同事面前炫耀自己。好让同事们瞧得起自己。

结果同事们,有的老男人开始阿谀奉承她,而且给她派了一个轻轻松松打印排版的活。

同时去公司,K总是被一个老男人呼来喝去,到现在还是端茶倒水接电话。而且K说,老男人总是嫌弃她,不是白眼,就是指责她,就是老看不惯她闲下来。

平时跟K有几次交往,她是属于那种嘴笨,但人特实诚,不会偷奸耍滑又大方的人。

我就跟K说:老男人嫌弃你闲着,你就坐她腿上,他就闭嘴了。

K不好意思的说:你又开始说笑了,就算坐腿上,他也嫌弃啊,我说的是真的,总是遭老男人嫌弃,工作一点意思都没有。

然后K就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这个世界的嘴脸有很多种,拜高踩低是最常见的一种,这个世界的生存方式有很多种,虚伪做作也是最常见的一种。

越是不洁的目光,越是监督别人的道德。你越是摆出一副乞讨的处事作风,他们越是监督你,诋毁你。

4

有很多人问过我,初入职场怎么应对这些复杂的人际。

是的,很多刚入职场,倍受欺凌,很多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尤其是有些老女人脸上那种常年便秘的风霜脸。你有时候只是问了一句,姐,这个文案怎么修改好啊,她有十个为什么等着你。你为什么不自个学习,你看人家谁谁学的挺快;这么简单你怎么都搞不懂啊,你怎么连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啊。

最后文案没有解决,你还得给人家解决十万个为什么。

如果我们是瓦特,我们早特么去研究蒸汽机去了,如果我们是蔡伦,我们早特么去发明造纸术了,还需要在这里为了一个文案低头哈腰半天,最后换来一本十万个为什么。

人生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告诉就告诉,不告诉就不告诉,别把人生整的像难产。

我就不相信你指指点点一番人家的文案,就显得你老资格,就显得你成熟?你就那么缺一柱香,需要人们把你敬起来么。

‍成熟特么就如余秋雨老人家说的那样,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一种不理会哄闹的微笑,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种无须声张的厚实,一种能够看得很远却又并不陡峭的高度。

最后,我在加一句,成熟是一种不欺凌弱小的大气,不摇头摆尾的吊炸天模样。

5

认识一个大婶,她说她们单位新招聘了一个姑娘。那个姑娘又矮又丑又笨,笨手笨脚的啥事也干不好。

大婶一脸嫌弃地说道:这种低矮挫早该回家生孩子,出来工作让我们闹心啊。这种人肯定在家里啥也不干,父母都娇生惯养着她,你就不知道人丑多干活啊,家里有人伺候你,来单位就得伺候我们喽。

听这话,真的没少刁难人家姑娘的。

有一次,大婶去买东西,说想买点菊花茶、干橘皮和铁观音,并买了好多,说想给姑娘也带点。我就震惊了,你怎么给又矮又丑又笨的人带东西啊,这不是你的作风啊。

最后大婶居然说:哎呀,姑娘爸爸是文化局局长啊,来我们单位也是让孩子多磨练磨练,在家里可是公主啊。

说实话,这种作风,真的受不了,以前喊人家一口一个挫子,现在喊人家公主。以前在单位把人家使唤来使唤去的,打从知道人家背后的身份后,竟然变得点头哈腰起来。

这种太多了,她们有一种天然的脸谱,不知道你的身份的时候,对你白眼冷语,一旦看到你在哪个方面有点才华或者有背景的时候,瞬间能变的对你嘘寒问暖。

记得以前看《飘》,飘的作者玛格丽特.米切尔参加一个行内的作家大论坛,去了好多名流,当时玛格丽特.米切尔已经享誉国际,但她很少露脸,即便露脸也很朴实,从来不炫耀自己,她安静的坐在一个位置上,另外一位作家过来搭讪,用白眼球看着她:“你是谁,这可是名流作家会,你也配来这里啊,你有什么作品值得推崇的吗?我已经出版了339部小说,请问你出版了几部?”。

“我只写了一部。”

男作家有些鄙夷地问:“噢,你只写了一部小说。那能否告诉我这部这本小说叫什么名字?”

“《飘》,”女作家平静的说。狂妄的男作家顿时目瞪口呆,然后又换了一幅嘴脸。

这种人在生活中,比比皆是,我们没有必要让他们影响我们的心情,他们根本不值得来影响我们的生活。

因为他们----不配。

儿童发烧了怎么办如何退烧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多少钱
宝宝咳嗽怎么治
宝宝睡醒了咳嗽是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