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汏众电影对话李奥纳多拄著拐棍前行

2019-11-09 18:34: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

杰克、好莱坞巨星、洛杉矶湖人队超级粉丝、超模杀手、杰克尼科尔森模仿秀冠军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拥有众多昵称和头衔,却唯独少了一个奥斯卡影帝。在为小金人奋斗的过程中,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值得所有人为之鼓掌,唯一的失误,或许是当初没有听取詹姆斯卡梅隆的教诲,放弃寻找那根表演的拐棍。

不要只在他的屁股上滴蜡烛

当存放了15年的安眠酮在他体内开始发挥药效,他呼吸变得急促,口齿模糊,然后浑身一软,像块烂泥似的瘫在地上。口水从他歪着的嘴里淌出,他试图收拢抽搐的四肢却不得其力,只能像条尺蠖一样拱起屁股扭动着躯体,在地上缓慢蠕动,直到滚下阶梯这是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在新作《华尔街之狼》中最精彩的一段表演,他饰演的是美国传奇金融诈骗犯乔丹贝尔福特,这个角色让他拿到了职业生涯的第四个奥斯卡提名。

深入角色的骨髓,从里到外,脱胎换骨地变成这个人,迪卡普里奥这样描述自己在《华尔街之狼》中的表演,当我在饰演乔丹贝尔福特时,我最希望能够准确演绎出角的本质,我演绎的是别人的人生,而不是我自己的。迪卡普里奥已经不是第一次演绎真实人物了,10年前在《飞行家》中同样是饰演一个飞扬跋扈的传奇富豪,那是他和偶像马丁西科塞斯的第一次合作一次让他无限接近小金人的合作。

从那以后,迪卡普里奥成了西科塞斯新的御用演员,媒体和影迷早早地为他冠以罗伯特德尼罗接班人的头衔。迪卡普里奥有过这样的阶段:摄影机爱他的脸。其实摄影机爱很多人的脸,但只有极少演员能充分利用他们美丽的外表,把观众带入他们的内心,而内心是电影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这需要天赋、敏锐、坚韧以及百分之百的勇敢。西科塞斯在谈及迪卡普里奥时这样说。

然而,人们看到了迪卡普里奥的努力,也无法忽视他与德尼罗的差距。他在西科塞斯每部电影中的表现,获得的评价都是毁誉参半。对于他们的第五次合作《华尔街之狼》,《综艺》杂志褒奖了迪卡普里奥:他的表演如同带电一般令人震颤,足以把死人从坟墓里震醒。而《纽约邮报》则不给他好脸色看:迪卡普里奥已经快40岁了,不应该再去饰演那些20岁的角色。你得让他的表演更有张力,而不仅仅是在他的屁股上滴蜡烛。迪卡普里奥在喜剧表演上获得了很大突破,可这种效果只是一个俊美的男子毫无节操地扮丑使坏带来的惊喜,与乔治克鲁尼在《逃狱三王》中的表现是一个性质。而且,自毁形象这一招只适用于奥斯卡影后,想要问鼎影帝,只有扮演死于非命的同性恋这一条捷径。

所以,迪卡普里奥想获得奥斯卡甚至成为德尼罗那样伟大的演员,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演员比海洋生物学家有前途

很多人把迪卡普里奥称作好莱坞的刘德华努力了半辈子,却总因欠缺那一点天赋而未能达到完美境界。其实这种说法对于迪卡普里奥来说并不公平他在《不一样的天空》中第一次演技爆发并获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时,还未满20岁,而华仔19岁时,连TVB艺训班都没毕业。

迪卡普里奥并非出生于一个表演世家,但他身为地下漫画家的父亲却无形中发掘了他爱演的天性。在20世纪70年代,美国进入全民搞艺术的黄金时代,老迪卡普里奥在嬉皮朋友圈里属于反主流文化的旗帜性人物,经常召集一群长发飘飘、胡子拉碴的非主流在家里举办诗歌朗诵大会等文艺活动,并带着儿子参加各种游行集会。我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那些(嬉皮)文化,迪卡普里奥回忆,但我对表演的理解,就是从模仿我爸爸和他的朋友们开始的。我还在学校模仿那些嬉皮士的疯狂举动,为此惹了很多麻烦。直到十一二岁,有人建议他把表演当成职业去发展,他的回答是:好吧,我愿意做这一行,总比去当个旅游经纪人这是我的第二职业选择或者海洋生物学家要强。

西科塞斯说过很多次,当你处于一个喜欢冲动行事,并且极易受到各种影响和诱惑的年纪,看电影就很容易变成一种欲望,就像在你心中形成一个黑洞,永远都无法满足。年轻的李奥纳多就陷入了这样一个黑洞,前辈们的伟大表演让他觉得既兴奋,又恐惧。他在22岁那年拒绝了一部关于詹姆斯迪恩的电影,因为他觉得《伊甸园之东》里的詹姆斯迪恩,奉献了他看过的最棒的表演之一。另一个被迪卡普里奥奉为演技之神的演员,就是德尼罗,更准确地说,是《出租车司机》中的德尼罗。他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拍一部《出租车司机》那样的独立电影,这个愿望促使他像变态一样追着西科塞斯要求合作,甚至创立了自己的制片公司(Appian Way Productions),给自己更多选择。

但就像西科塞斯所说,摄影机爱的是迪卡普里奥的脸而不是他的演技,这注定他要以一种最商业的方式被全世界观众铭记。1997年,当那张混合了德国、意大利和俄罗斯血统的俊美脸庞沉入大西洋海底,杰克成了迪卡普里奥的另一个名字,讽刺的是,次年站在奥斯卡领奖台上高呼我是世界之王的人,却并不是他他甚至连一个提名都没捞到。一个立志要迈入实力派演员名人堂的年轻后生,变成了亿万粉丝狂热迷恋的票房巨星。

可惜他生错了年代

有趣的是,迪卡普里奥虽然拥有和小罗伯特唐尼和约翰尼德普同等级的粉丝号召力,却从来没有演过超级英雄,也没有接拍过任何商业系列电影,他把自己这十多年积累的影响力,统统转化成了自己作品尤其是和西科塞斯合作的电影的投资。《华尔街之狼》就是典型,用西科塞斯的话说,如果没有迪卡普里奥,这样一部挑战审查底线的电影不可能拉到投资。

西科塞斯把迪卡普里奥视为生意伙伴,但后者却把前者奉为精神导师、电影之神。事实上,所有伟大的电影人,都是迪卡普里奥心目中的英雄他甚至希望能见已经仙逝的意大利导演费里尼一面,为他的未来指点迷津。可惜,他生不逢时。西科塞斯谈起德尼罗,总是掏心掏肺:德尼罗和我是在同一个街区长大的,我迷恋的街头巷尾的文化,德尼罗都懂,所以拍起电影来,我们不用太多语言交流,就可以明白对方想要什么。而迪卡普里奥成长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一个富足的物质社会,与其说人们对社会文化的感受逐渐稀缺,不如说他们更乐于消费信息化的娱乐快餐与其像德尼罗那样在电影中快意恩仇,控诉对社会的不满,不如追逐更刺激的特效体验,更苍白的漂亮脸蛋。

因此,迪卡普里奥先天性地缺乏德尼罗的时代优势。

说到底,这位洛杉矶湖人队的超级粉丝、名模杀手、杰克尼科尔森模仿秀冠军,骨子里流淌的毕竟是20世纪70年代嬉皮士的血液,满脑子尽是对电影和表演的乌托邦式梦想。只是在表演这条路上,迪卡普里奥走得太累,是他自己选择了白痴、精神病患者、瘾君子等这些苦大仇深的角色,近乎偏执地认为远离主流的人物和价值观才是立身之本。或许,返璞归真并不适用于可以在纽约街头流浪,也能在五星酒店夜夜笙歌的迪卡普里奥,对于影迷来说,期待的只是终有那么一天,能看到他那拧成川字形的眉头,彻底地舒展开来。

Q

A

Q : 奥斯卡对你究竟意味着什么?

A : 能拿奥斯卡当然会很有意义。每个人都想得到认可,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无法控制外界对你的评论,到最后我能做的就只有拍更好的电影。当然,我非常希望我的电影能引起更多人注意,因为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只有两部电影让我真正发掘了自己的潜力,那就是《飞行家》和《华尔街之狼》。尤其是《华尔街之狼》,在投资上就遇到了真正的挑战,而且这是一部你必须去坦然面对所有评论的影片。所以,能够得到任何形式上的认可,我都会很高兴。

Q : 为什么有你主演的影片,依然很难获得投资?

A : 很多人觉得,只要我和马丁(西科塞斯)合作,就能随心所欲地拍任何我们想拍的电影。但事实不是这样,我并不知道我能为什么样的电影拉到投资,但我知道什么样的电影拉不到投资。比如《飞行家》,在今天是肯定没人肯投的,我也觉得《血钻》放在今天也是没人愿意投的。过去的8年,变化太快,你想拍《华尔街之狼》这样的电影,想拍一部美国史诗,大的制片厂往往会在投资上给你设一条底线,超过了这条线,那就必须要有商业大片的一些俗套。那些真正热爱艺术电影和优秀的电影作者的影迷,会把这种变化看成一种危机。要感谢这些影迷,没有他们,《华尔街之狼》这样的电影是不可能拍出来的。

Q : 为什么一直和马丁西科塞斯合作?

A : (20世纪)70年代对我来说是电影的黄金时代,我是在那个年代长大的。70年代的那些导演们控制了一切,我见证了许多伟大电影和伟大表演的诞生。对我来说,那个年代最伟大的组合就是西科塞斯和德尼罗,他们是我童年和成长的一部分。所以,虽然我和马丁不是同龄人,但我们依然可以分享很多共同的想法。你要知道,马丁这个人,是我见过的对电影艺术最敬畏的人,他对他过去的一切成就都保持着敬畏和感恩之心,他现在内心依然很饥渴,那种继续拍一些他想要拍的电影的饥渴。和马丁合作对我来说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经历,每一次和马丁在片场工作,我都能学到更多,这是让我不后悔成为一个演员的理由。

Q : 罗伯特德尼罗对你有什么影响?

A : 《男孩的生活》(1993)的试镜彻底改变了我,那是德尼罗主演的。当时我才15岁,拍过两个电视节目,然后这个试镜就这么来了。当时我觉得,上帝啊,我要和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演员合作了。然后我和我爸讨论了一下,接下来的整整一年,我每天至少看两到三部电影,看了整整一年。当你看完那些在你出生之前就已经完成的大师之作,真的有种泄气的感觉。后来我走进片场,真正看到了德尼罗先生,他一走进来,所有人都安静了。你知道吗?我们看他是如何工作的,他分析一场戏,我就会觉得:哦,好吧,原来还可以这样去演。

Q : 《泰坦尼克号》之后一夜成名,会给你带来压力吗?

A : 压力相当大。我年轻的时候,看到那些名人总会说:啊哈,他们不能上街,他们谁都

不能相信,甚至不能享受简单的快乐。现在我也是名人了,我得习惯这样的生活,然后寻找你愿意亲近的人,对你诚实的人。但是说到《泰坦尼克号》和那段时期我所做的选择,我觉得,当时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Q : 你过去几年拍的电影,都是和大导演合作,有想过某一天自己当导演吗?

A : 显然,我很庆幸能和这么多优秀导演合作,我学到了很多拍电影的技巧,但是一想到让我自己去拍,就觉得很胆怯。我肯定我有一天会去尝试,但必须有足够让我产生当导演的想法的动力,或者我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有其他人能拍这部电影,或者有一部电影其他人都不愿意拍,而我能从中看到它的魔力,然后我就会站到摄影机后面。但至少现在我还没有这样的选择。

旅游规划
内饰
绿色生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