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恐怖广播第五十一章血泪

2020-01-26 06:37: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恐怖广播 第五十一章 血泪!

苏白深呼吸了几次,确认自己没看错后,他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这时?18??正好有一个护士走过来,看见苏白站在服务站里,有些不解地问道:

“你好,有什么事么?”

“给我倒杯水。”苏白说道。

“好。”护士似乎是经常遇到这种情况,所以马上用一个一次性塑料杯给苏白倒了一杯水。

或许,也是因为这家医院虽然大,但是基础服务设施比较差的原因吧,一层楼里也就服务站和办公室里有饮水机,其余病房的病人都得是家属或者自己亲自拿医院分发的热水瓶去取水。

拿着纸杯,把里面微凉的水一饮而尽,苏白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还有事么?”护士见苏白喝了水还站在这里又问道。

“我想看一下我这里还有多少钱。”苏白指了指自己问道。

一般来说,住院的时候会交押金等等,多退少补,既然监控摄像头里显示自己已经离开了这个医院而且也办理了出院手续,那么自己还能继续住在那个病房?

“名字。”护士开始在电脑前坐下准备帮苏白查找一下。

“苏白。”苏白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这个名字:“江苏的苏,白色的白。”

护士把这个名字输入进去之后,微笑道:“您卡里还有八千多的押金。”

一时间,苏白感觉自己的头有些疼了起来,看着这个护士的面容,也有些扭曲起来,下意识地一只手撑住了桌面,整个人慢慢地蹲了下去。

“先生,先生,你怎么了?你怎么?

医生,医生,这里有病人出现了情况,请您快到服务站这里来一下!”

这是苏白意识恍惚中听到的最后的声音,随即就感觉有些浑浑噩噩不省人事了。

…………

大概过了半天的时间,窗外,已经暗了下去,苏白微微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本来的病床上,还在输液,脑子里,还在隐隐作痛。

下意识地坐了起来,身体却突然出现一种很空乏的感觉,苏白伸出自己的掌心,微微握紧,却感受不到那种力量了,更为确切的说,是自己的力量,正在不停地被削弱中。

掌心不断地萎缩,却又不断地恢复,僵尸状态现在居然没办法去切换出来。

自己,

正在不断地向一个普通人改变?

一种巨大的恐慌一下子笼罩在了自己的心头,苏白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了监控中所看见的画面,画面中,自己已经跟胖子他们一起出院了,那是不是意味着,真正的自己的确已经出院了,留下来的自己,只是一具精神烙印类的存在,类似于一种傀儡?

自己把自己的针头拔出来,苏白双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现在的自己,其实是假的?

自己,根本就不是真的自己?

只是自己还以为自己才是真的自己?

一时间,很多的思绪不停地在苏白的脑海中环绕着,让他的情绪一点点地毛躁起来。

无论谁遇到这种事情,估计反应都是差不多的吧。

这时候,病房门被推开了,

苏白愣了一下,抬起头一看,

不是估摸着时间来拔针的护士,而是那个脸上缠着绷带的病人,病人黑黢黢的眼睛看着苏白,然后咧开嘴,笑了笑,

“你醒了啊?”

一时间,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自苏白心底升腾起来;

之前,苏白能够很淡然地面对这个病友,甚至是看见对方手腕上的尸环,都没有丝毫地慌乱,根本原因就在于苏白自信于自己的实力可以轻易地应付面前的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但是当苏白发现自己的力量正在不断地削弱时,也就意味着自己心中最大的依仗不见了。

“咦,你今天有点不对啊,是不是病情加重了?”

病人走到了苏白面前,他走路还是很慢,而且带着一些瘸,当他不断靠近苏白时,苏白下意识地开始往床后面去靠。

病人还是来到了苏白面前,一张绷带脸就这么看着苏白,带着一抹笑意,这笑容,很诡异,似乎,隐藏着一抹嘲讽。

意思就像是,你也有今天,你昨天不是很淡定的么?

苏白的双手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病人的手伸出来,那只手腕上戴着尸环的手就这么慢慢地放在了苏白的额头位置。

“有点热啊,你是不是发烧了?”

苏白的身体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当你忽然发现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人时,之前的资本,之前的一切,之前的许许多多的自信,刹那间,都荡然无存了,对于这种事情的恐惧,瞬间填充起你的内心,充斥着你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每一个细节,而且,这种源于实力的削弱而带来的恐惧本就已经很深了,再加上这种环境下,面对这样子的一种人和物,更是让这种害怕情绪得到了一种巨大的增幅。

这时候,一个护士,走了进来,她的手里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胶带棉签这类的东西,应该是来给苏白拔针的,那个护士手腕上,也是一个蓝色的尸环,当她走进来时,病房里的温度再度降低了下来。

“你怎么这么不乖啊。”

护士一步一步走过来,

“我还没来,你怎么就能把针给拔了呢?”

护士走到了苏白跟前,看都没看那个也站在苏白病床另一侧的病人,而是直接伸手抓住了苏白的手腕。

冷,

好冷,

这是一种仿佛冷藏柜里的那种冰冷,

苏白身体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

“不乖,要重新把针插进去哦,把液输完。”

说着,护士拿起了针头,脸上没有丝毫的神情,甚至,显露出一抹极不自然地铁青。

“不,不要……”

苏白下意识地收回自己的手,身体开始挣扎起来,开始蜷缩起自己的双腿。

“不要,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

“你病了,要听护士的话。”那个病人伸手去抓苏白,让苏白不挣扎,他的手就卡在了苏白的肩膀上,把苏白压在了床上;

护士开始把针头刺入苏白的手背上,一阵刺痛传来,

“呀,没刺进血管。”

护士又把针拔了出来。

一拔一进,苏白的脸上淌下了许多的汗珠,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再来一次。”

“呀,又没刺进血管。”

“放心,下次不会了。”

“啊,还是错了,再来。”

苏白的眼眸开始泛白,整个人的精神在这种折磨之下,已经到了崩溃的临界点。

病人继续用手抓着苏白,但是当他发现苏白的挣扎开始越来越弱之后,他的力气也小了一些。

然而,就在这时,苏白的脸上泛起了一阵潮红,

苏白的眼眸一下子恢复了聚焦,

整个人脸上,露出了一种扭曲的狠厉神情:

“艹你吗!”

苏白一脚揣在了病人的胸口位置,把他给踹得后退然后摔倒在了地上,同时,苏白抓住了护士的手,把针从护士的手中抢过来,另一只手抓住了护士的脖子,把针狠狠地刺入了护士的眼睛里。

“噗……”

腥臭的黑色液体从护士的眼睛里飞溅出来。

“你是病人,你得听护士的话。”

“针是插你手上输液的,你怎么能插我眼睛里呢,乖……”

病人和护士似乎对苏白的反击完全没看见,而是重新向苏白靠拢了过来。

恐惧的潮水,仿佛再一次地席卷而来。

苏白忽然笑了,像是疯了一样,

他的脑海中想到了很多的画面,之前自己见到的,和现在自己所见到的,

缠着绷带的病人,戴着尸环的病人,

自己失去的力量,

监控画面中自己离开的影像,

自己的出院记录,

当一切的一切,当所有的细节所有的事情,都在一同的把自己不断地推入恐惧深渊的时候,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因为,

太刻意了,

太刻意,也就意味着太假了!

每个细节,都是设计好的,每个出现的人物,每个害怕的因素,都是布置好的,就等着自己一步一步顺着这条路走进去,踩下去,

然后,

摔下去!

“想把我吓崩溃是么,来啊。”苏白喃喃自语,脑海中开始浮现出当初吉祥给自己看的那幅画里的画面,

火刑架,

焚烧,

圣殿骑士,

红衣主教,

教皇,

上帝……

当苏白开始不断地回忆跟代入那个画面的时候,在他的床边,忽然着起了火,同时,一声声仿佛来自教廷深处的诵诗声音响起,

护士的面容开始不断地扭曲和变化,开始变成了一个匍匐在地上的圣殿骑士,

绷带病人则是开始变成了一个红衣主教,

整个病房的画面,在此时仿佛变成了一张被揉碎纸,开始变得坑坑洼洼,支离破碎,

“哗啦……”

终于,

如同玻璃破碎的声音传来,

苏白从床上滚落下来,但是自己落在的,不是冰冷的地砖上,而是一片草地上,自己也不是从床上摔下来,而是从躺着的假山背面摔下来。

在苏白面前,那个正在抽第二根烟的女医生发出了一声闷哼,第二根烟燃了很久,终于还是落在了地上,同时,她的脸上满是不敢置信,

两行血泪,自女医生的瞳孔中流淌了出来。(未完待续。)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好吗
京都儿童检查价格
贵阳最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是哪个
保定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银川治疗睾丸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