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最强废柴第二百六十一章绝杀

2020-01-25 14:03: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废柴 第二百六十一章 绝杀

“我问你究竟在读什么鬼东西。”少年眉头一皱,看到楚铮身上魂力忽然像是惊涛骇浪般爆出,华光四散出来,心里忽然感觉到一阵不妙感,当即怒喝一声,一掌劈空向楚铮额头,要将楚铮击晕。

他已经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他手一击而下,离着楚铮额头还差着半寸距离时,前方忽然传来一股极强斥力,竟让他手再也近不了半分,从少年手两旁四散飞出的巨大力量洪流肆无忌惮地倾泻出去泄在地上,地面上皲裂不止,轰鸣震震。

“这是怎么回事?”少年似乎被眼前这情况闹地搞不清楚状况,脸上显现出惊愕表情,他随即运起大力,内劲勃发,手上再添三四重力道,轰地击下来。

砰地炸响声,少年整条手臂从里面开始炸裂,血液,骨头,肌腱碎渣四下飞去,一声巨响后,伴随着惨嚎声响起,少年手臂上仅只剩下一个骨茬,右臂已经粉碎殆尽。

同时楚铮被一阵大力托举起来,光芒已经附着上楚铮周身,他身上所有伤口迅速愈合,手筋也在瞬间接上。

楚铮双目当中附着有光芒,光华蔓延至楚铮周身所在,隐隐显出一个崭新人影摸样。

状若天神。

少年痴呆地看着楚铮身上那光芒凝成的虚影,口中喃喃地说着:“不……这……这是祖神……”

“余等见我,为何还不下跪!”楚铮周身发出一阵大声,声音直逼人心脉,只被这一吼,少年胸口一滞,从嘴里涌出一口鲜血来。

“祖神……您明明还在被封印,难道您已经自行破阵而出了么……”少年残存的手捂住胸口,双膝一软,当即跪倒在地。

“同血同流,亦能同化,只是一缕神念附在这小鬼身上罢了……”那声音如洪钟巨响,每听一句,少年都只觉得心底下轰然炸上一下。

“长老要我将此人带回他那里……”少年道。

“不……我要此人活着,也不能落在你们手里……所以……”

少年猛地抬头:“祖神?”

“去吧。”那声音淡淡一句。

下一瞬,少年体内灵力,魂力四下游走,乱流不止,彼此在他体内碰撞不休,砰一声,少年从里面开始爆炸,登时在原地四下炸裂来,整个身躯,化为肉渣。

往前一里,地宫当中老者还在画着地上大阵,忽然手上一颤,悬空的大笔一下落在地上,笔中丹砂四处飞溅开来。

老者一惊,后退三步,目光里具惊愕:“怎么……怎么会……”

一里外,楚铮整个身体上光芒暗淡下去,一股无形大力托举着他的身体朝门口飞去。

穿过大门后,楚铮身体在那力量的指引推举下熟门熟路地穿过一道道迷宫,碰到岩壁之时,那岩壁当即自动打开,让楚铮通过……

四个时辰之后,锦衣卫府邸。

楚铮从睡梦惺忪当中缓缓起身,眼前景象模模糊糊,他只感觉自己脑袋疼地厉害,三四秒后,眼前一切才开始慢慢清楚起来。

“怎么……好像有很多人……”

方一抬头,楚铮便看见锦衣卫大统领司空长,副统领二爷,老三以及其他几名剩下的锦衣卫都或坐或站在他面前,那司空长站在他面前,双手负在身后,一脸笑意地看着他:“怎么,醒了么?”

“啊……醒了……”楚铮下意识地回应,直到下一刻,他才忽然之间回过神来:“不对,我昨天晚上偷潜出去,进入地下前还带了面具,这会儿怎么会在这里,糟糕,我的面具!”

楚铮下意思地朝脸上摸过去,触手却一阵火辣辣地疼痛,与此同时他鼻尖还嗅到一股草药味道,疼地他龇牙咧嘴。

“别动……”司空长忙出手阻止一下:“你脸上刚敷上草药,切莫多动……大夫说可要半个月才能复原回来……”

“什么半个月?”楚铮已经完全傻了,他这时候才发觉回来,不仅是整张脸庞上都痛地厉害,就连他全身上下,也几乎是酸痛不已。

心底下掠过不好的感觉,他道:“我……我这是发生什么了?”

司空长叹气一下道:“昨日,五弟手下那几个人的尸体在大街上被发现,都是以极强内劲一掌毙命……”

“那不都是我干的么……可我这身体又是怎么一回事……”楚铮心底暗道:“还有我这脸。”

“你也被发现在大街上,刚开始我们也以为你也被杀死了,只是在街上发现你的时候,你只是全身上下有乌青,这些倒还算是小伤,只是你的脸,似乎被极强之力粉碎掉你的面皮,你的一张脸血肉模糊,险些认不出来……”

楚铮差点要吐血,司空长又忙道:“不过你也放心,我们男子汉大丈夫,虽然是不靠一张脸行走天下,但你脸上筋脉保存完好,只要辅以治疗,等半个月之后,新皮生长出来,你的脸基本上也就能恢复原状了。”

“基本上……”楚铮喃喃自语:“我这……”

“我们都推断,昨晚上有人出现,专门找我们锦衣卫麻烦,只是我们锦衣卫府邸戒备森严,别人闯不进来,就挑选了你们来下手,你可还记得,昨天袭击你的人是谁么?”司空长问道。

其余几名锦衣卫也站在那里看着楚铮,老三狠狠地捏一下拳头:“妈个巴子,动手竟然动到我们锦衣卫头上来了,刘工,你尽管和我说对手究竟是谁,我一定要将那王八犊子揪出来把皮给拆咯。”

楚铮心乱如麻,虽然不是靠脸吃饭,但被毁容搁在谁身上都不舒服,况且昨晚发生事情太多,他脑袋也有点被撑爆的感觉。

看着眼前所有锦衣卫都在,楚铮心下暗想:“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只是死了几个随从和手下,没有必要所有锦衣卫都来慰问,昨晚上地宫当中事情肯定被他们知道了,好在现在我可以洗刷我的嫌疑,只是昨晚我被揍晕过去之后,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捂住额头摇摇脑袋道:“我有点记不太清,让我好好缓缓,缓缓先……”

司空长见楚铮这个状态,要真问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随即也点点脑袋,道:“既然是这样,你就好好休息吧,再过上段时间,我再来问你……”

说着一众锦衣卫鱼贯而出,楚铮注意到其他老五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但是他眼下这个状态,自己也估计不了这么多了。

待到房间空当下来,楚铮忍着全身酸痛走下床,从桌子上取来镜子,只一看,他心里就一沉:“要死……小爷这下真毁容了。”

镜子里那张脸被草药覆盖着,但脖颈上有一块没有被草药盖住,伤疤已经结痂,可以想象自己整张脸皮被剥离下来之后那种摸样。

他梳理起昨晚的事情,但只记得自己遇到那谜一样的少年,被少年以压倒性实力揍地极惨,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之后我逃跑被那少年给截住,又被狠揍一顿……倒在地上快被打晕的时候,忽然看到天花板上有石碑,石碑上面文字是中国字,下意识地读出来,只觉得越读越是舒服,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昨天遇见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在这悬空城当中竟然会有中国文字出现……”楚铮相当迅速地从自己已经被毁容的低沉当中走出来,中国字这个发现盘踞在他脑海里头。

“难道这个世界除了我之外,真有别人也是从我那个地方穿越过来,以前只是发现一些不痛不痒的证据,这回可是连文字都已经拥有了……只是可恨我掌握的情报实在是太少了,根本就无从下手,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分析起。”

“这悬空城地下肯定是有什么惊天东西在埋着,看来这回我来悬空城救朱芷,说不定顺便也能将我之前的寻根的想法给解决掉,这对我来说是好消息。”楚铮这样想着,手又不经意地碰触自己脸庞一下,脸颊上随即又是一阵刺痛感传递过来。

“嘶……”楚铮不禁皱眉一下:“只是毁容这代价可真是太大了……眼下赶紧将自己身体养好,给我所剩下时间不多了,一定要在这两天之内把事情全部干好才行。”

楚铮心底下已经打定主意。

当日下午,大夫将楚铮面颊草药慢慢地取下,楚铮伸手出去,开口道:“有镜子没,让我好好看看我现在长成什么德行。”

老三双手环胸站在一边,语气粗狂道:“行了,不用再看了,你的脸就跟煮熟了的虾一样,老子看都不想看上一眼。”

大夫用棉布将楚铮脸上药液吸取干净,开口说道:“行了,已经完全结痂,也不会在流血了,接下来只要好好保养就没事……”

说着,大夫又从旁边取来一个铁面具,道:“只是不能吹风,这面具内里有暗槽,可以放置药包,接下来是气疗,用草药之灵气养护皮肤,大人将这面具戴上,过上半个月就可以取下来。”

楚铮取过面具戴在脸上,面具严丝合缝,戴在脸上也是一股清凉的感觉,他不禁道:“这面具还挺合适的。”

“回大人,小的清晨替大人诊疗时就已经暗暗记下大人脸庞尺寸,以后若是有伤口上的问题,还来找小的就好了。”大夫颔首一下,端起药箱走了出去。

楚铮摸着脸上的铁面具,心里不由地哀怨地想:“真不知道回到巨木镇之后,师傅,那帮混蛋朋友,还有那俩恶婆娘还认不认得我……”

老三坐定在门口,开口道:“看来昨天遇见那家伙也是个硬手啊,不过你也确实够强横,老五那几个废物手下都是被一招轻松毙命,反倒是你打地浑身是伤,脸毁成这德行都没有死,厉害厉害,我看大哥也对你赏识地很厉害嘛。”

楚铮一时间没有回话,这时候却听到老三开口道:“这两天缺人手,大哥已经获准同意你跟我了,明天要是伤口好的话,就随我进内城做事吧。”

忽然,老三又道:“对了,我有一问题,你出锦衣卫府做什么。”

鲁山县中医院
定远县总医院
云南最好的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聊城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贵州重点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