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神煌 第五九九章 突然袭击(第三更求推荐求月票)

2020-01-17 04:02: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煌 第五九九章 突然袭击(第三更求推荐求月票)

第五九九章突然袭击(第三更求推荐求月票)

“对了,师弟!你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壮魁大汉任天行,这时才想起方才这番话的因由,眼中略透异色:“难道是方才,又看见了什么?是撞鬼了?”

“你才撞鬼!”

青年文士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心中却知对方是为何而问(--

只是方才,自己也没动用师尊赐下的符,又哪里能‘看’到什么?

只是方才,依稀有些天人感应而已或者自己,真是该下决心的时候

没办法,他虽坚信人必胜天可出身那位师尊的门下,可对这种事情,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在意

“决定了!我就在留在这乾天山,与师兄做同僚,也很是不错!”

“嗯?”

那魁梧壮汉讶然,转过头定目朝着自己师弟细望

这是怎么回事,记得前两日,自家师弟不还是不断大骂那位妖王,简直不知所谓怎么忽然之间,就这么决定了下来?

心中好奇,只隐隐约约感觉发生了什么猜不出缘由,他干脆便直接问

“怎么忽然就定下了?不觉得此举实在太快草率?而且,偏偏是这乾天山,风雨飘摇的时候?”

一边说着,一边眼代异色的看着另一段,大约数里之外的城墙那边不久前,才调换了守军

这八尾雪氏之人,自以为做的是无有痕迹,滴水不漏可在有些人眼中,却根本就瞒不过去

“风雨飘铱我怎么就不觉得?”

那青年秀士大笑,即便有幻术,也遮掩不住引得周围之人,纷纷看来吓得魁梧大汉,是差点面无人色¢机一动,连忙也哈哈大笑,将青年秀士的声音遮赚才糊弄了过去

不过却也迎来--那是值守将士们,看神经病的眼前,

“那位邱庭柱,实在太过镇定了那些七尾宗氏之人,看似被制可你就不觉得,他们看那雪氏眼神,其实很是怪异?我却未曾想到,这位殿下在宗氏族人之中,声望是如此之高∝族之内,无一叛者,不觉得不可思议我怎么举得,这乾天山的两位庭柱大将,是准备瓮中捉鳖?”

“是这样?”

任天行浓眉一挑,而后一笑:“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放心了!不过,这可不是你忽然选择这位妖王的理由,即便这里的情形很是不错,可毕竟是蛮荒之地——”

青年秀士这次却默默不言,其实他也不知,自己为何如此抉择

真要说的话,那就是这里可以尽展才能,而不用的其他

他其实一直就觉得,自己的才华,实在太高了天下之才有十斗,自己独占其八

要是做什么事都不留余地,多半会被人羡慕嫉妒恨的

还是这里,令人安心——

即便一国君主,也自居在王法之下,心甘情愿,把权柄拱手让人♀样的君上,想必也能容得下他吧?

“师兄,即便我自问论谋略,天下无出我右可也的过狡兔死走狗烹呢!”

莫名其妙的冒出这一句,使任天行一头雾水接着青年卫士又忽而一笑

“师兄,记得你们任家,还有着一万私兵吧?”

“是没错!”

那任天行闻言奇怪的望了过来:“不过君上不允乾天城内再有私兵″父已经准备裁撤了,听说其余几族,也欲如此现在可不同以前,大家也能安心,不用第二日醒来,就被人满门诛绝▲着这些私兵,也没必要你问这个做什么?”

那青年秀士,却露出狐狸般的笑意:“既然打算那位殿下,自然要有晋身的本钱≤不能就这样站到面前,说我文某某,乃是盖世奇才你不重用我,那就是大错特错先做下这场大事,才好见那位君上——”

任天行再次愣赚接着是大笑出声

心中却在想,该怎么把自己叔父的私军借出来°自己这师弟,疯一把?

※※※※

地下深湖之上,就在宗守剑意澎湃,凌压整个深湖气机隐隐然,与身后的阿鼻皇座,应和响应的霎那蓦地身前虚空,一阵扭曲

一道拳影,突兀之极的破空而至如山一般的罡劲,带着磅礴拳意,猛地碾压过来

即便宗守,也为之一窒♀一拳挥来,突兀至极!恰是被六人合力围击,最艰难之时!全身气力,都用在与这几人对抗,根本无力应对

双眼微微一眯而后宗守却是一笑可惜了!若是在数息之前,这一拳说不定可直接要了他的命

只是而今,却偏是慢了一步

手中的剑,仍旧无有余暇干脆是以手代剑,并指刺出!

几乎未带任何真力,只有小金化作一层薄膜,将他的手臂拳头,全数包裹起来

平平无奇,声势不显的一指,却偏显得是霸气无比!

噗!波!

先是将那拳劲破开,而后是一连串的气劲爆裂声响

如山如海一般碾压过来的罡劲,立时间在他身前支离破碎,四下散逸

那剑指接着,也终是与那硕大的拳头,激撞在一处,

又一个声‘噗嗤’炸响,却是漫天的血雾,碎散了开来

宗守的手毫无未损,只身形退出了十数丈,那拳头却被这他一指,点成了粉碎←个手臂,都化作了血粉,四下飘散!

而后是一声痛嚎之声,忽然响起于远处的虚空之中

肺腑之内,虽是隐隐作痛≮守却是在笑,得意的大笑

平生浇数千,都远远及不上今日这一指!

魄境之极,他总算是抓到那一丝灵感!

真要感激这人,生死一瞬之间☆他的锦,又再有了突破!

不过,这到底是谁?藏踪匿迹,使他们六人都无法察觉而且是在他最无瑕分神之时,发出这致命一击

这一拳之威,也只仅逊与绝欲而已——

那周围六人,这时却是狂怒雷动双目发赤,首先动手≈中一刀一剑,尾随那气机而去,往那片虚空绞杀

绝欲与李无回,都是神情阴沉,都是第一时间把那绝灭剑,光阴刀追击而去

原无伤也低骂了声‘无耻,狗日’,把秸赚直接撕开了虚空※那声音来处,破空而行

水凌波更是立时间返身一击,同样一拳轰出把千丈之外的那片虚空,都轰成了粉碎!

随着那轰然炸响,只见一个身影,跌落了出来浑身是血,却只停滞了片刻,就如疾影一般,以人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向远处飞遁

就连水凌波,也微微讶然气机锁定,却是极其辛苦即便以她的敏锐灵觉,也几次险些被这人逃脱

却听原无伤,是狂然大笑:“在我原无伤面前,你也能逃?给我爆!”

那片空际,立时炸裂,无数的天地之灵,忽然爆开!

灵光闪耀中,那黑色虚影,这才现形先是雷动的刀剑合击,令那人一声闷哼

而后当光阴刀与绝灭剑掠过,这人的身影,立时也随之随灭

肉身元神,都尽皆消逝!

绝欲微微皱眉,方才他有意擒拿这人的元神欲给宗守一个交代,刻意留了些力道♀绝灭剑,其实名不符实

却不料这人,却是决绝无比,直接自碎了三魂七魄!

到底是谁?这一战,本正到精彩之处却被生生打断,真令人郁闷

倒是这宗守,在绝境之时,竟是在剑道上,又再晋一层!

李无回这时,却是跨步至那之旁一个灵法展出,那纷洒四落的血肉与元魂碎片,立时聚结

可渐渐的,却是眉头深皱,目里全是疑惑之意

“不用费力了!除非你李无回,有一人可逆转时间——”

那水凌波探手一招,把那赤红的剑,召了回来面上微含冷笑:“是第二元神,傀儡之躯♀出手之人,怕是已至灵境!”

此地诸人,都是略一挑眉,却并不怎么放在心上都是英杰,即便圣境,也自问刻意在有生之年登顶

灵境人物,在旁人眼中,或者高不可攀在他们看来,却也不过如此而已迟早要追上要超越!

反倒是此人的行径,实在的是令人恼火

那原无伤略略凝思,而后就是森冷一笑:“这个世间,还从未有人,敢在我原无伤面前,来这一手!下次遇见,必定斩之!”

说完之后,就已经是撕开了空间,竟是直接离此而去

绝欲也微微颔首:“此事绝欲会详查,必定给你一个交代!”

也同样不愿多留,朝着几人颔首微礼

那李无回却也是笑,那声音却也仿佛是来自地底九渊之中

“这人身份,我倒是猜出了几分可能与杨家有关,这个人,当真是不想活了!”

话罢之后,又朝着宗守一笑:“今日我李无回实在无颜出手,告辞!”

看着此人离去,宗守再次怔住♀三人离去,都是提都未提这穹宇创世录图一句

这么说来,这本所谓的‘宇书’,是属于自己的了?

那若涛同样收剑入鞘,笑道:“君上今日以以敌六,让我心服口服!这本书,本就该是君上之物!方才出手,只是见猎心喜,忍不赚想试试手中之剑而已”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看病贵吗
信州协和医院可靠吗
包头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怀化治疗卵巢炎方法
汕头牛皮癣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