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吟游刺杀录 第一百二十七章 坚守第三天

2020-01-16 18:26: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吟游刺杀录 第一百二十七章 坚守第三天

杀驴本身不是什么大事,但此时驴就是投石车动力,杀了驴那么投石车就没法动了,除非人力拉回去,那可是要累死人。虽说驴有三头,但地方就这么点,当着其他两头驴的面杀驴,其他两头驴会怎么想?

就算驴再蠢,但它也知道生命的可贵。看见这种场面很大可能就是发疯,发癫,疯狂的躁动,虽然也可能依然如故,安心干活,但这种可能性已经比较小。这也是斯达特感到震惊的缘故,他还不知道参谋他们已经跑了,但他已经感觉到其中有很大问题,凯文明显是隐瞒了什么。

深夜,凯文和斯达特换岗,斯达特眼见格雷睡得很熟,悄悄问凯文:“到底是怎么回事?”

凯文只是晃了晃刚刚睡醒的脑袋:“你睡吧,别多问。问多了你也睡不着。反正我也和你们在一起,我不至于傻到连自己都坑进去。”

“我心理素质很好,我需要知道真相。”斯达特还是正色说道。

“总之,我们要待个三五天左右,真要解释也很长,”凯文还是摇摇头,“抓紧时间休息吧。随时可能打起来。”

斯达特无奈,带着满腹忧虑去睡了,这几天是真的累,几乎躺下就能睡着。凯文则拿着铲子,一铲一铲的继续挖陷阱。其实真正不安的是他,目前平静局面之下隐藏何等强烈的风暴?自己这边区区三人,要如何抵御?

不外乎两种,第一搬救兵,第二多挖陷阱。搬救兵只能鹦鹉来进行,目前鹦鹉还隐藏在某个树洞里,不敢让她大模大样的在天上飞,虽然这边常年浓雾也许不易发现。但目前山贼实力全然不知,幕后黑手也全然不知,鹦鹉一旦被发现就是死,这冒险就太大了。对方可以几乎同时监控雷之骑士团20个分队外加他们,谁知道能不能监控一只鹦鹉?

同理也不能让她直接往外面飞,搬救兵几乎是最合乎常理的解决问题方式,对方必有防备。外围雾气更加稀薄,显然更加危险。凯文觉得还是让鹦鹉先回来,和凯文在一起有个照应,如果时机得当,再出去搬救兵。

这一夜又这么过去了,斯达特和格雷虽然抱怨,但基本还是照做了。都明白,这不是平时训练,这是实战。

清晨时分,罗伯斯和山贼头领登上边上的一座山丘,此时雾气还是很浓,但山丘顶上还是相对稀薄一些,两个山丘之间对望,还是可以看到一些轮廓。投石车的阴影还是非常明显,边上依然有人干活的影子。

“怎么还不走?”山贼头领诧异。

罗伯斯叹息一声:“看起来,是不打算走了。”他本身就是擅长构建工事陷阱的土系法师,行家一眼就能看出凯文所布置的一堆陷阱,虽然简陋,但却有效。山贼如果强行冲锋,那么他们原本仰仗的地利优势,则完全在对方手中,伤亡会很大。

除非罗伯斯亲自出手,那自然是没有问题,但这也等于从幕后走到台前。目前两国还算和谐,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这么做。

按理说对方已经收到撤退消息,难道他们已经看出这边有埋伏?还是他们还有其他秘密任务?罗伯斯并不清楚五对负重轮的投石车车长是谁,他的消息也并没有这么全面,身为强者对弱者一般也没太大兴趣,一个车长说多了也就和搬运石弹的差不多,他更加感兴趣的是这辆车,他把能干掉两个团的实力归结于这辆车上。

“尿壶法师,要不我们上吧,”山贼头子也开始不耐烦起来,“兄弟们老是埋伏也很累的。”

“那就上吧。”罗伯斯也不多说什么,反正又不是自己手下的兵,不过基本东西还是提点一下,“早上吃完早饭,别吃太多,休息1个小时再上,防止打吐了。这些都是经验。”

“好。”山贼头领拿着尿壶比划了一下,疑似放法术的动作一样。罗伯斯知道他的意思,于是两个烟尘术加钻地术一放,顺手偷拍了一下尿壶。山贼感觉手里一沉,于是就以为法师进尿壶了,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下山召集人手去了。

片刻之后,持续了两天的平静终于被打破,山丘下传来一阵嘈杂声,一堆穿着雷之骑士团盔甲的人突然出现。浓雾中看不清人,但盔甲走路声依然清晰可文,凯文等人都是常年待在雷之骑士团里,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家人的盔甲。

凯文打开怀表,7点30。

“哦,来了吗?”格雷倒是很兴奋。

“来了,”凯文却说的是另外一个意思,“等对方靠近到20,米以内,点射攻击。节省箭矢,如果对自己箭术没有信心,就射他们的腿,让他们滚下山去就行。”

此言一出,两人都是份外凝重。两人也算经历过一些生死战斗,此时也都毫不大意。

“嗨!”山丘上有人喊:“上面的,下来了!撤回了。”

凯文三人对视一眼,凯文高声回答:“撤回了?山贼都剿灭了吗?”

“当然都剿灭了。”山丘下回答,“快下来吧。”

“这么快?”凯文回答,“我怎么就不信呢?你们剿灭了多少人?”

“几百个吧。”对方随口回答。

“几百是多少?两百也是几百,九百也是几百,能一样吗?”凯文高声问。

山丘下停顿片刻,一群人开始小声互相议论:“该怎么说?”“随便一个数字得了。”“要是不像,那他不就怀疑了吗?”“那难道照着真的说?把我们的伤亡人数报给他?”……

“你们在磨叽什么呢?”凯文等不及问,“军队都有专门统计数字,难道你们没统计?”

“额,207。”有人已经喊了出去。

凯文听到:“才这么点人?这里满是魔兽,这么点人他们怎么活下来的?他们有什么本事?”

“少废话,快下来,撤回啦。”下面人不耐烦,“再不走把你们扔这里了。”

此言一出,格雷倒是有些疑虑,转头看凯文。凯文急忙摆手,示意他保持战斗姿态,同时口中直接骂:“你以为你是谁?你还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信不信回去我告诉将军,弄死你。”

“好好好,大爷,你下来不?”对方倒是瞬间口气软了。但这句一出,也瞬间打消了格雷和斯达特的疑虑。凯文绝不会和军中任何人这么说话,而军中任何人听到凯文这话,基本也不会用这个方式回答。

“快说,那些山贼到底有什么本事?”凯文问,“你要说不出一二三来,我就不下来。”

“好,那你听好了,”有人高声回应,“山贼的强悍之处在于,第一他们完全不怕死。因为他们有主角光环。第二他们进步神速,因为他们有主角光环。第三,他们天下无敌,因为他们有主角光环,凡一些阻挡主角光环的人,都会被主角灭杀掉,我们天下无敌哈哈哈哈……”

凯文:“……”这人逻辑混乱,说着“他们”最终变成了“我们”。

但这话似乎引起了山下的共鸣,爆发出一片的:“哈哈哈!”不少人兴奋的连盔甲都哐叽哐叽响,良久之后才安静下来。

凯文再问:“既然他们天下无敌,他们是如何被你们剿灭的呢?”

山丘下:“……”

“等等!”山贼头领此时终于醒悟过来,“我们好像被套路了?”

“法克!”有人当即骂道,“不说了,上去搞他!杀!”

一声呐喊,山下的喊杀声此起彼伏,凯文也算常年在军队活动,听这声音多少可以判断出至少有千余人。雾气之中红光透现,显然都是红色斗气的人,论斗气实力和凯文三人相当。三人打一千以上,压力无疑巨大。

万幸这边后面是悬崖,基本上只能从正面攻来,洞口投石车也是很好的掩护。想要支撑短时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近了!近了!杀声越来越近,红光越来越盛。重重雾影中,跳出一个个身穿楼保勒国盔甲的人,一瞬间还会有恍惚之感,仿佛在和自己人战斗。但手上绝对不慢。

嗖嗖嗖!箭矢已经离手而出,三人都没什么自信,瞄的都是腿。三人中箭,当即一个踉跄,往地上跌倒,后面人狂奔结果收不住和前面人撞在一起。

这山坡斜面足有40度,常年雾气地面一直都是潮湿的,经过凯文等人打理之后,变得草都没几颗,非常湿滑。一旦一个摔倒,那就不由自主的往下滚,后面人不知所措,也跟着摔倒,结果如同滚雪球一般一路往下滚。

凯文原本埋在地下的那些尖锐物体,在上山之时对山贼没有影响,在滚下山的时候,却是利器。一件件残破的断剑钝刃此时却显得非常锋利,一路滚下,身上挂了不少口子,鲜血淋漓,有些身穿盔甲的人好些,但大多数人还没有盔甲。

嗖嗖嗖!凯文三人依然不停放箭,边上总有一些漏之鱼,此时中间成为新的滚人一路给下面的人增加重量。

“停!停!”其中有人喊,“先下去!先下去!!!”

不少在滚的人下意识的伸手乱抓,试图抓住点什么东西稳住。有的人直接扣住地面,这边土地松软,一般战士也可以用手指扣入。也有人抓住别人的裤腰带,抓住别人的头发,扣到别人的鼻孔等等。

但不论如何,山贼们还算是战士,不至于一路滚到山丘下面去,在一半左右之时,已经停了下来。各自爬起来,搓揉自己身上的疼痛,查看自己身上的伤势,然后对着山丘上一通唾骂。

“行了行了,我们先下去,商量一下!”山贼头领高喊一句,然后带着山贼们暂时下山。

山洞内,凯文三人稍稍放松一下,击退第一波进攻,山贼一个没死,但至少有十来个人腿瘸了,应该无法参加下一批的战斗。但对方人数上前,这点损伤微乎其微。

“这是拖延战术吧?”格雷还是信心满满,“我们只要拖住一会儿,我们的大部队就会来支援我们。”

“嗯。”凯文点头,内心是复杂的。边上斯达特在观察他脸色,凯文转头朝他笑了笑,“没事,不用紧张。山贼智力很低。”

说话间,山下一声喊:“杀!”第二波进攻开始。

这一次,山贼们学乖了,不再发疯似的猛冲,而是慢慢上山。身前找了一些盾牌挡在身前,50来米处就蹲下,似乎是想把地面上的尖锐物弄掉。

以凯文三人手里的弓去射盾牌,那必须灌注斗气的斗气箭矢,这实在太费力了,而且效果还不一定好。凯文当即决定,任由他们破坏,沉住气。

对方人多,只是片刻时间,山贼开始继续向前。蹲在地上,举着盾牌几乎把全身都挡住,只是不时露头看看前面情况。有人还拿弩箭朝凯文他们射了几箭,不过他们的箭术水平实在太差,凯文觉得站着不动他们都射不中。

“小心陷阱!”前头山贼又发现了一种机关,但因为他们走的缓慢,摸到就立马退了出来。所有山贼当即那武器开始往地上乱戳一气。

格雷已经十分焦急:“我们还不反击吗?”

“再等!”凯文回答。

三人紧张的抄着家伙,眼睁睁看着山贼从20米,一直到10米,几乎几个箭步就能冲过来,周围所有的陷阱都被他们戳出来。这些陷阱也就半人高的坑,底下放一些尖木刺,太深的陷阱他们短时间也挖不出来。

“动手!”突然,凯文一声令下。抱起一枚投石车的石弹对着一个人砸了过去。

砰!一个人中弹,虽说是人力投出来的石弹,但加上这里有高度落差,外加凯文前段时间搬石弹砸石弹也练了很久。这山贼下意识用盾牌去挡,当即被砸的连退两步,然后跌进陷阱里。

一声惨叫,这人半个身子卡在陷阱里,不停的发抖。虽然陷阱很浅,但里面的木刺却非常长,也足有半个身子,每个陷阱也就弄个三五根木刺。专门为了攻击人体中间段的要害部位而设计,正常摔下去,都会有很大几率命中。

就算探知这边的陷阱又怎么样?如今这边满地都是陷阱,走路能有这么小心么?

砰砰砰!又是几发石弹砸出去,又有几个人跌入陷阱,发出惨叫,显然山贼的运气都不是很好。斯达特还试图把石弹砸远,希望能弄出刚刚的滚人。然而山贼显然已经吸取的教训,一人跌倒,后面人立马拦住,这次他们走的慢,不会再有类似问题。

不过再怎么犀利的陷阱也无法吓到不怕死的人,跌入陷阱,后面人直接踩着人肩膀过来,高呼着:“穿越快乐。“然后朝凯文猛扑过来。

凯文三人拔剑,白刃战终将展开。(未完待续。)

铜川市耀州区孙思邈中医院怎么样
南平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西宁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甘肃牛皮癣医院
银川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