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飘渺凡仙 第五十章 仗义援手

2019-10-12 18:53: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飘渺凡仙 第五十章 仗义援手

郗鉴被监禁在一座帐篷里,严密的监视起来。由于还需要靠他稳住手下,并未为难与他。

他的那些手下听闻郗鉴被关押,无不激愤异常,被三个参将拦了下来。

柳士余的大军,表面上还算平静,其实狂风暴雨已经快要来了。

马云看着郗鉴被关押的帐篷,一时间也没了主意:如果郗鉴现在反了,他还可以率领雄安寨的众人帮衬一下,结下一段革命友谊也不错;甚至自己魅力高,这郗鉴带领部下直接归顺也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

一旦战斗打起来,郗鉴的部下冲锋在前,必然死伤惨重,到时候这个梁子就大了

,想和解也不可能了,因此必须在战斗开始之前逼他们反。

“反不反的关键还在这郗鉴身上!”想及此处,马云又冒出了一个想法。

如今天色已晚,他还需要回去做些准备,不过在回去之前,他还要去刺探下柳士余的军帐。

日间石碑被挖出之时,马云本已经混到了守卫中。无奈突然来了几只猎犬,四处胡乱闻着,猎犬后面还跟着一队士兵。猎犬似乎闻到了什么,朝着他的位置走来。

马云不愿节外生枝,犹豫了一下趁乱遁入了林中。等他再找到机会扮成守卫,郗鉴已经被抓,错过了欣赏柳士余真容的机会。

他想去看看柳士余究竟是什么模样,有没有机会直接刺杀掉,这样郗鉴造反之时,成功的机会就更大了。

柳士余竟然没有军帐,一直呆在那巨大的马车内。马车周围密布赤焰守卫,数只猎犬来回巡逻,甚至有猎鹰在上空盘旋。

“这柳士余还真稳,修路稳,藏身之处也稳。想刺杀他还真不容易!”

暂时放弃了刺杀柳士余的想法,马云回到了山寨中,向众人讲述了今日的情形,对于郗鉴的举动,众人倒也不好评价什么。当马云提出准备毒死郗鉴的时候,却遭到大家一致反对。

“我说,你出去一天,回来变性子了啊,学会毒人了!”秦明白眼一番,鄙夷之意不言于表。

“这样不妥吧,郗鉴也算忠义之人,就这样毒死了,是不是有些太...”童冠山也摇头说道。

“我算是看错你了,也是个不择手段的小人!”上官风直接露出怒意。只有高唐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你们听我说完啊!我说毒死,是做个样子,给他下毒,让他昏迷不醒,他手下士兵必然就会叛乱,到时候我们趁乱杀出,既能救了那帮可怜的兵士,也可救了那郗鉴。我觉得我这个计策还不错!”马云委屈的说道。

“你把话说清楚了不行啊,老秦我还当你中了邪术呢,还准备驱魔除妖!”

“我就知道少侠不是歹毒之人!”童冠山笑着说道。

“哼,大敌当前,还有心情卖弄!”上官风还是怒气难消。

高唐则笑着说道:“此计甚妙!”

“既然大家没有意见,那我们就要改变下之前指定的策略,需要主动出击了。我一会就返回敌军中,明日找个机会给郗鉴下毒。我准备给他下那个美人醉海棠之毒,让他昏迷不醒就行。童大哥秦大哥,你二人明日一早随时准备,看我烟火讯号,如果郗鉴的手下叛乱,你就带领弟兄们从寨中杀出,借机支援郗鉴的手下。那时候敌军离山寨也就几里远。一切以讯号行事,倘若没有看到讯号,就按兵不动。”

关押郗鉴的帐篷四周虽然没有猎犬巡逻,但有大约百余名赤焰军守卫,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也是极为困难。马云混在士兵里,都无法接近那个帐篷。眼看还有两日的行程,大军就要达到山寨下了,今日势必要激起兵变。

马云在帐篷外窥伺了两个时辰,终于等来了一个机会,却一名穿盔甲的将军领着几百个士兵,与那些赤焰军冲突起来,看士兵衣服的颜色,应该是郗鉴的士兵。

一边吵着嚷着要见将军,一边拦住不让过去,就这么剑拔弩张的对峙起来。关押在帐篷里的郗鉴听到了外面混乱的声音,从帐篷里走了出来,之前身上的束缚绳索都已不见。

在郗鉴的命令下,那些人退走了。那些赤焰军都将注意力放在了郗鉴身上,马云则趁机钻入了营帐。营帐内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床铺。桌子上摆着酒菜,看样子菜郗鉴没有动,酒却喝了不少;

马云将美人醉倒入酒壶中,在帐篷内洒下海棠花粉。只要郗鉴喝了酒,再闻上一点点海棠花粉,立刻就会昏迷不醒。

一切安置妥当,马云悄悄的钻出了帐篷。那边柳士余的巨大马车内,正在进行一场密谋。

“这四千‘北府兵’随时都有可能叛乱,只怕压不了多久了。”姚刚面带忧色。

“大帅,干脆这就将他们都杀了吧,如今他们被分作两处,一处开路,一处推车运粮,郗鉴又被监禁,杀掉他们易如反掌。”高勇大声说道。

“大帅,一旦叛乱,我们就被动了!”胖子丁监军也说道。

“该死的石碑,坏了我全盘计划!高勇,就按你说的办吧,一个时辰后,发动袭击,将他们杀得片甲不留。”柳士余刚刚下了命令,就有人通报他郗鉴昏迷不醒。

“什么,昏迷不醒,不会是装的吧?”柳士余大声问道。

“回禀大帅,我用金针刺他麻穴,都没有反应,是真的昏迷了。”

“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昏迷了!”

“似乎是中了某种迷药!”

“可恶,高勇,不要等一个时辰了,半个时辰后就动手。”

“属下遵命,这就去安排!”

“什么‘碑遇郗,天灭鲁’,郗死了,天又能如何?”柳士余阴狠的说道。

这边马云已经从离去守卫的紧张模样看出郗鉴已经中毒了。心中又冒出一个想法。他用短剑在木片上刻了“郗鉴将军已死”几个字,偷偷丢到了郗鉴的士兵营地里。果然没多久营地里就躁动起来。

马云正在心中暗自窃喜之时,被人喝住了:“赶快归队,有任务!”马云急忙走进了一只百人的小队。随后就见很多只队伍在军中来回穿行,似乎有什么重要事情。

“不好,柳士余竟然要提前动手了!郗鉴有危险。”马云的判断没有错,因为他的小队与另外几队回合后,一队赤焰军也出现了。

“大帅有令,‘北府兵’有意造反,现剿灭之。动手!”随后就见赤焰军带头杀了过去。还好那边的郗鉴的手下似乎有所准备,赤焰军杀过去时并未太慌乱,而是举起武器迎了上来。

这下马云才稍放下心来,但一想到郗鉴有危险,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趁着混乱向着郗鉴的帐篷疾驰了过去。他的举动立刻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可没来得及询问,他已经跑远了。

郗鉴帐篷四周已经没有了守卫,似乎都去参加战斗了。马云冲到帐篷内一看:只见帐篷内空空如也,原本应该昏迷不醒的郗鉴消失不见了。

马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如果因为自己的计策害的郗鉴丢了性命,这绝不是他的本意。就在他发呆的功夫,本能的觉得身后有危险,急忙侧身躲过。一只利箭从身旁飞过,穿过了帐篷在上面留下一个小洞。

只见一名赤焰军惊讶的看着他:“大战之时,临阵脱逃,还在此鬼鬼祟祟,意欲何为!”马云看了他一眼,抽出了伪装成士兵的长刀,向那人砍了过去。那人也挥刀迎了上去,只是片刻间,男人的喉咙就被马云割破。

“这赤焰军的铠甲果然不错!”当他的刀砍在那人的脖子上时,竟然遇到了很大的阻力。要不是马云力大,脖子处的护甲又是薄弱之处,如此还能感觉到阻力,若换成一般高手,想要击穿护甲就更困难了。

看着激战的人群,他在犹豫要不要发出烟火信号。原本计划北府兵先动手,取得先机,再让山寨内众人杀出助他们一臂之力。

如今北府兵失了先机,处在下风,几里的路程,等他们赶来,一旦北府兵溃败,那随之也将陷入包围。心中计议一番之后,决定还是不放出烟火了。尤其是那赤焰军,装备精良,而北府兵虽然骁勇,无奈装备上相差太多,已然处于劣势。

马云正要提刀上前助北府兵一臂之力,突然又杀出了许多服色各异的人,看他们的样子似乎都是武林中人。那些人拿着兵器冲入到了战局中,对着北府兵一阵砍杀。

“这些人又从哪里冒出的!”马云来不及思考,眼看北府兵节节后退,被包围的圈子越来越小,他热血上涌,提着大刀冲了过去。马云就像一头发狂的野兽,大刀翻飞,掀起一片腥风血雨,将那包围圈杀出一个空隙来。

“北府兵的弟兄们,先从这个缺口逃入林中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马云的横空杀出,让北府兵也吃了一惊。很快就有一名参将反应过来,指挥北府兵边战边向着林中退去。

这边赤焰军也被马云的勇猛所吸引,集合了百人准备杀死马云。

“我勒个擦!”一大片利箭密密麻麻的飞了过来。马云心下一横,提起地上的两具尸体,如风车般抡了起来,大部分利箭都被挡歪了方向,但还是有一些从他身边飞过,他身后的北府兵,立刻就传来一片惨叫。

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又一大片利箭飞了过来。马云心下一横,调用了部分神秘能量,手脚并用,将身旁的尸体快速的丢了过去,神秘能量加身,力量约有五千斤之力,那些尸体飞一般的冲向了赤焰军,竟然砸倒了一片。

那些赤焰军刚刚从地上爬起,马云就如出笼的猛虎,挥着大刀冲了过来,又是一片腥风血雨!

周口治疗阴道炎费用
葫芦岛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韶关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周口治疗阴道炎医院
葫芦岛治疗癫痫病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