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上海公安骑跑队兴起跑步已成警营文化一部分

2019-03-26 13:08: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5月31日进行的秦皇岛马拉松赛上,1支由10人组成的参赛队吸引了路人的眼光。他们身穿蓝黑相间的短袖T恤,胸前印有“上海公安”字样,沿途市民纷纭称赞,“上海公安,强!”其实,这10人还只是上海公安骑跑队1/50的代表。随着他们参与各类路跑赛事,愈来愈多的人认识了上海公安骑跑队。这个故事,还得从发起人、普陀公安分局副局长冯骏说起。

陌生跑友的一声鼓励

每个人开始跑步,都会有一段故事。冯骏从2001年开始跑步,初衷是为了锻炼身体。“我先天体质不好,有过敏性哮喘,人近中年,工作担子重、压力大,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身体垮了可不行,我想通过跑步锻炼。”从跑个几百米就气喘吁吁,到能坚持跑5千米,冯骏每周跑2到3次。

2008年,冯骏的首个“半马”选在杭州。“我记得比赛还剩三四千米时,身体达到极限,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身旁一个素昧平生的跑友发现我跑不动了,就放慢速度,一边陪跑一边鼓励我,‘过了前面的桥就是平地了,撑下去。’跟着他的节奏,我跑得顺畅很多,跑到了终点。”那次跑步的经历对冯骏震动很大,让他第一次意想到跑步不但仅是运动项目,“我平时也打打乒乓球,对抗性运动就是想办法打败对手。跑步完全不同,它诠释着一种体育精神,可以激励人,乃至帮助普通人超越自己。”

对跑步燃起热情后,冯骏也在渐渐影响周围的人。2009年,时任长宁公安分局政治处主任的他和同事一起组建了长宁分局长跑队。当年报名参加“上马”时,冯骏跟另两位同事还特地做了面队旗。“队旗先交给在长宁这边执勤的同事,等我们从静安跑到长宁,我接过队旗就拼命跑,那7千米我像打了鸡血一样,第二次“半马”成绩就提高到1小时51分钟。”第一年,冯骏举着队旗只有两个人跟跑; 第二年,队员就增加到12三人。2011年他调到普陀分局后,又带动了七八十个同事一起跑步。

冯骏常常跑步、骑车,身边的同道中人也愈来愈多,他觉得需要成立一个组织。2012年6月,上海公安骑跑协会由上海市公安局正式批准成立,冯骏任会长。成立仪式上,当冯骏接过会旗时感到肩上责任不小,“公安系统工作压力大感冒流鼻涕怎么办,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再加上生活不规律、缺乏运动,很多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进来没几年就大腹便便,还有个别英年早逝乳腺增生会变成乳腺癌吗。每一年体检,查出脂肪肝、心血管疾病的人也较多。成立骑跑协会,希望通过固定的活动,吸引更多基层民警参与进来。”

虽然跑会中不乏精英,但主旨始终不变:不设门槛,不求速度,鼓励、吸引更多民警挤出时间到户外1跑。冯骏常说的一句话是:“穿上鞋子,走出家门,迈开腿,你就赢了。”

一份蓝黑战袍的荣誉

以行业名义成立跑会,上海公安骑跑协会在上海乃至全国都属领先。三年来,参与跑步的成员已达500人左右。去年“上马”,1支300人组成的公安骑跑队浩浩荡荡,统一着装让人眼前一亮。

冯骏告知记者,“随着队伍逐步壮大,我们想通过服装体现自己的职业特点,展现公安的风采。T恤选用了公安警服的蓝黑色调,胸口印有‘上海公安’,下面有警徽的麦穗图案,胸口有警盾的造型。”

在公安骑跑队,队员们都将自己身上印有“上海公安”字样的T恤称为“战袍”。穿着这身战袍参赛,既传递了跑步健康向上的正能量,也塑造了上海公安的新形象。冯骏说:“无论我们跑到哪里,都有当地的市民喊:‘上海公安,加油!’”

公安骑跑队有一个250人左右的微信群,跟大多数跑团类似,这里既有跑步达人,也有刚刚开始跑步的菜鸟,日常的话题离不开跑步。刘振宇是徐汇公安分局的一名普通民警,劳碌的工作让休息变得奢侈,但他每天跑10千米,风雨无阻,“有时夜班出来去跑,有时中午跑,下雨天就绕着停车场跑。”周末外地有比赛,他常常是第一天赛完,第二天就赶回上班。刘振宇的目标是完成六大国际马拉松,“今年10月先去参加柏林马拉松,顺便再跑个科隆马拉松。”由于工作原因,刘振宇一年只有一次出境的机会,他说要留给马拉松,“这件战袍给了我很多气力,有种集体荣誉感。”

黄浦公安分局的严冰是群里的“大师”,常常分享自己多年跑马的经验教训。做事认真的严冰总是善意地提示初涉跑步的新人,“没必要1上来就跑马,给自己制定一个8小时外的锻炼计划,科学跑步才是王道。”群里如果有人遇到伤病等问题,总是第一时间请教严冰。严冰的座右铭是:“自己跑出一个PB,不如带更多人健康跑步开心。”

群里还有很多热心人。奉贤公安分局的王磊和长宁公安分局的严滨滨,总是第一时间发布赛事信息、组织报名,常常给大家提供团购运动设备的福利。轨交公安的蒋锦霞被大家称为“满伍主任”,队员们的参赛成绩等信息她都全部搜集归档有了前列腺炎怎么办,便于查询。就像蒋锦霞说的,“跑会是一个像兄弟姐妹般团结齐心、互助友爱的大家庭。”

一个陪跑“上马”的想法

上海公安骑跑协会,这个充满爱的团体,一传十,十传百,每天都有新成员要加入。目前,跑会成员已经覆盖17个区县的公安系统。今年,青浦、闵行等公安分局相继成立了骑跑分会,愈来愈多的基层民警加入到跑步队伍,跑步已成为警营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五分之一的队员跑过全马,三分之二的队员跑过半马。根据马拉松完赛成绩,有近二十名队员到达了国家二级运动标准。上海公安骑跑队是一支拉出来就能“战斗”的集体。2013年,他们代表上海公安参加首届全国公安越野跑比赛,获得女子团体第八;去年在全国公安第二届武装登山跑比赛中取得团体第十;去年还代表公安部参加香港健康快车慈善10千米越野跑比赛获得佳绩。

这,又不是一个普通的跑会。年轻警员通过参加活动,对自己的职业有了更深的认同感。上海市出入境管理局的马骅今年年初加入跑会,他告知记者,“现在社会上对公安系统的看法不一,存在误解。我工作10年,处在一个新瓶颈期,也会有困惑。参加跑会活动后,我感受到‘上海公安’四个字意味深重。尤其我穿上战袍去世纪公园跑步,老外也会对我竖大拇指,那种存在感和价值感让我很自豪。”2008年,马骅参加国际性的警察培训时,还在羡慕其他国家警察各地跑马的故事,“以后我也可以说说自己跑马的故事。”

作为人民的安全卫士,公安骑跑队希望承当更多的社会责任。去年“上马”,他们为盲人陪跑。今年,闵行公安交警茆盛泉执法牺牲后,大家一天就为其家人募集了7.6万元慰问金。这周末,他们还将参加为贵州山区孩子募捐的慈善跑。

冯骏泄漏,他有一个想法,效仿今年东京马拉松的“陪跑警察”,让上海公安陪跑“上马”。为加强反恐警戒,今年的东京马拉松首次启用陪跑警力,由64名警察组成。“陪跑警察”每跑10公里换班,仿照车站传赛跑的方式,与参赛者一起跑步的同时,加强对沿途的巡查。区分于参赛者,陪跑警察身着印有“警视厅”的制服及帽子,并用小型摄像机录下沿途路线的情况。

有困难找警察。冯骏的想法无疑对跑友来说是一大福音,警方能更早应对突发状态,选手也能更“放心”地参赛。

本报记者 秦东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