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魔导联盟 第二百五十九章 老诺姆的要求

2019-12-04 13:19: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导联盟 第二百五十九章 老诺姆的要求

“我很抱歉。”

伊凡用低微的声音说,不知道洛克冯德有没有听见。洛克冯德一看见断裂的莱特吉尔,整个人就跪倒在地上,像块木头似的没有半点反应。伊凡不敢移开视线,他就这么一直盯着洛克冯德的呆滞的双眼,胃里好似打了个结,绞得很痛。

“洛克冯德先生,您还认得这个吗?这是您为我母亲温蒂打造的……”

很平常的话,但是伊凡每说出一个词都感到万分艰涩。“您,您一定知道怎么把它修好

,我们那里的魔晶匠人修不好它,请您……”

“莱特吉尔怎么在你手里?”洛克冯德抬起眼,口吻犹如钢刀。

“是,是约翰……是我父亲给我的……”伊凡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细若蚊鸣。他这句话好像说错了,因为洛克冯德突然暴跳起来,抬起粗壮的手指指向伊凡的鼻尖。

“你给我滚出去!”

“洛克冯德先生……”

老诺姆盛怒的模样叫人心底一抽,可是,如果不能说服洛克冯德,他们就等于白来这一趟了,他法想象要是修不好莱特吉尔,以后他该怎么办。伊凡也不禁急了,“就算是为了温蒂,请您把她的遗物修好可以吗?”

“我,我为什么要修好温蒂的‘遗物’?”洛克冯德雪白的眉毛顿时拧成一团。他的表情不单单是愤怒,还混杂着极其深刻的痛苦和悲伤,“温蒂已经死了!不在了!就算我把这东西修好也不能交还给她!这东西已经不属于温蒂了!我为什么要修好它?为你?还是为你那个没用的父亲?”

“我父亲他……他也不是……”酸楚的苦水在伊凡的五脏六腑翻腾。以前他对约翰有很多意见,现在却很想为他辩解,仿佛那也是为自己辩解似的。可惜的是,他居然想不出辩解的话来!

“你父亲临走时跟我说一定会保护好温蒂!一定会!结果呢?我等温蒂的消息等了二十一年,结果你却告诉我她被魔族给杀了!你居然告诉我她被魔族给杀了!”洛克冯德仰头咆哮,他上前一步,一挥手夺下伊凡手中的盒子,“有本事你就给我出去杀了那帮魔族!不,你先给我杀了克里兹!”

伊凡被他雷鸣一般的怒吼震得耳朵都嗡嗡响,狭窄的过道里不停回荡着他的吼叫声,他愣了一会儿才听明白洛克冯德的话。

“……谁?”伊凡被他的话吓住了。

“克里兹!给我杀了克里兹!”洛克冯德似乎是把他对克里兹的仇恨也宣泄到伊凡身上,他抓起盒子,朝着伊凡的脑袋砸了过去,“给我杀了克里兹再回来!到时候我再考虑修好这个东西!现在你马上给我消失!”

伊凡本能地抬手挡了一下,啪嗒一声,盒子掉落在地,è泽黯淡的腕轮滚了出来。他小心翼翼地蹲下身捡起腕轮,一脸错愕地看向洛克冯德因为暴怒而通红的双眼。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克里兹是谁?您为什么要”

“滚!马上给我消失!”

在洛克冯德近乎发疯的咆哮声中,瘫坐在地上的洛贝反而回过了神。“克里兹是赛尔芬迪堡的国王。”他睁着惊恐的墨绿è小眼睛,冲着伊凡说。他刚说完,洛克冯德就朝着伊凡扑了过去。

伊凡往后退了一步避开老诺姆挥来的拳头,然后又退了好几步,讪讪地转身离开。身后洛克冯德的吼叫依然像海á一般滚滚而来。“滚出去!别让我再看见你!”

其实伊凡并不是很清楚洛克冯德为什么会气成这样,只是洛克冯德的反应,不由地叫他想起当时的自己。他还记得,在温蒂的葬礼之后,他飞地把自己关进房间,论谁来敲门都会冲对方大喊大叫。

人在崩溃的时候,真的会变得毫理智啊。

他不由地加了步子,后干脆小跑了起来。一路上那些诺姆用狐疑的目光审视着他,好像他做了什么坏事似的。他一直跑到艾夏和猎人们那里,随便找了个角落蹲坐了下来。他很想把自己藏起来,洛克冯德的目光……诺姆们的目光,让他加难受。

艾夏凝视着他,嘴唇翕动了一下,一副y言又止的样子。本来艾夏说要跟他一起去找洛克冯德,可是,他觉得自己非得独自面对那位曾经认识他母亲的老诺姆不可,艾夏毕竟从来没有见过温蒂。

她不了解……没有人会了解……当他觉得是自己害死了温蒂时,那种仿若堕入地狱的痛苦心情。

“洛克冯德先生……他,没有同意?”

艾夏看见伊凡手里的腕轮时就应该什么都明白了,说不定她还听见了洛克冯德叫伊凡“滚出去”的吼声。她轻手轻脚地挪近过来。

伊凡点了点头,半饷没有吭声。木架底下的四个猎人一言不发地吃着桶里的面包。一时间,宽敞的地穴里只有猎人们吃东西的声响回荡,气氛相当尴尬。

艾夏抿紧嘴唇,仿佛陷入了苦思。

“他心情不好。”艾夏有些迟疑地开口,“我想,等他心情好了以后,再跟他说说看吧……”

“我知道他心情不好。”伊凡很突兀地打断了艾夏,他重重地喘了口气。他腾地站起身,几步走到木架旁边,打开被艾夏从雪橇上抢救下来的旅行背包。他翻出了一张地图,是奥罗拉群岭的那张,绘出了山中的几条大道以及赛尔芬迪堡的位置。地图上也标出了雾风山谷,赛尔芬迪堡就在雾风山谷的西北,然而距离似乎不近。

“您要去哪,少爷?”亨特顿时jing惕起来,“那个老诺姆说什么啦?”

“……”

伊凡卷起地图,放进背包,用没有烧伤的左手拿起短剑。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该不会叫我们现在就走吧?”斯通马上拉出一张苦瓜脸。他刚躺下休息,木架下铺了松软的熊皮,“老天,我的肩膀可撑不住啦!”

“他不是叫我们现在走。”伊凡突然间焦躁起来,“我出去一下。”他收起短剑,将魔导结晶塞进皮衣口袋里,顺手拿起背包和毛皮斗篷。

“等一下!”艾夏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她仰起脸,那双紫è双瞳不安地闪动,尽管没搞清楚状况,但她很露出果决的表情。

“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伊凡的语气不由地有点冷硬。艾夏微微一惊,随即她像生了气似的撅起嘴巴。

“小弟不能这么任xing!”

艾夏叉着腰,摆出了“我是姐姐”的架势,似乎真的生气了。不等伊凡回答,她以的速度披上她的斗篷,带上外出的行李。

“我才不会让伊凡一个人出去呢!外面说不定很危险,我得保护好伊凡才行!”

分享到: